欢迎来到去西藏! 请登录 免费注册

购买保险  汇款方式

您的位置: 去西藏论坛 » 驴友笔记 » 2011夏季西藏自驾行之十日谈(图文更新)

2011夏季西藏自驾行之十日谈(图文更新)   (本帖图片)

D4林芝――鲁朗――两江交汇处(250km)
D4林芝――鲁朗――两江交汇处(250km)
<G318一路开>。

“到了林芝不想家”―――这是罗布挂在嘴边的一句名人名言。那是,林芝是他丈母娘家么……
很宽松的一天,G318来回开。行前也想走常规路线去波密、然乌的。但雨季,传说中的“瑞士”一样的湖很是混浊,排龙天险段路又时断时续。
9:00出发的时候,客栈内已几乎没人,果然是一夜风流的好地方。

林芝,乌云密布,时而大雨倾盆。别说看南迦巴瓦峰了,能不湿身就不错的了。




翻过色季拉山,鲁朗的天气却出奇得好,鲜花烂漫,牛羊成群。





此处有个鲁朗藏民村,原木搭成的农家乐,村内鸡犬相闻,村外是雪山、草甸,真乃世外桃源呢。
罗布在一旁撇着嘴说“谁让你们自己预订了渡口青旅,要不咱就住这里了。”
后悔哟!
(此后发现罗布给安排的住宿都比我们自己找的要好的多得多)















对了,一路上,凡是收费卖票的什么鲁朗观景台、鲁朗人造景区,都可以忽略而过。

随便拉根绳子一围,铺些草皮,搭座帐篷跳个舞,整得跟公园似的,我有这个必要进去么?




中午享用闻名天下的鲁朗石锅鸡,极其鲜美,物超所值。若有兴趣,可以直接买几根新鲜的虫草煮进去,10元一根。




那种石锅,原石产自墨脱,手工制作,1000元一个。




门口小店有卖手掌参的,专治小儿尿床、青年肾虚。老婆买了好几把牛角梳,这个……我知道是正宗货,可老乡,你好歹也把梳子的边打磨一下吧。


车停山头,可以远眺尼洋河谷。






路边,一群藏民,男女老幼数人,衣衫褴褛、虔诚无比地用身子丈量着川藏线的土地。

我们一边把带来的零食和水分给小孩子,一边攀谈了起来,才得知他们是三户家庭,从四川的藏区一路磕头,直到拉萨,已经历时10个多月了,震撼得我无与伦比。信仰,是一种怎样的精神力量啊!







林芝的路上,有藏猪相伴,黑黑的,个子小小,明显瘦肉型。女儿对这种新奇动物明显超过了牦牛和狗狗。
我跟女儿说“你跑又跑不过猪,抱也抱不动猪,所以你连猪都不如”。
小家伙不信,飞奔着去追一头小猪,结果当然是可想而知。



罗布的公关能力还是蛮强的,半路打听到有一台车,明天也是走桑日、泽当的野路,考虑到路况很差,最好有个照应,于是相约结伴而行。



为了看雅鲁藏布江跟尼洋河交汇处,我们驱车半小时穿小路进去。还没到跟前呢,好么,又弄了个门楼卖票收费,70元一位。
罗布自己也嘀咕“6月份来的时候还可以进去的呢,咋就要钱了呢”。回头我也把黄浦江分段拆开了卖门票去。




心情郁闷,但景致颇佳。
大自然造就的奇观,尼洋河的滩涂涓流,被奔腾的雅鲁藏布江一并带入印度洋,分界线明晰可见。
雅江的水黄浊、尼洋的水青绿;雅江的水汹涌、尼洋的水平静。






路过苯日神山脚,有一处泉眼,罗布说此行我们一共可遇见两处圣水,这里是一处,还有在珠峰。

用早己准备好的水桶满满盛好,先给车子水箱灌满,再每人畅饮几口,甘甜。











回到八一镇,先去文具店买了些铅笔、橡皮、作业本,准备带到珠峰路上给偏远藏区的孩子们送去。
此举获得了罗布师傅的高度赞扬,亲自帮我们把一箱子文具扛回车上。

“我们藏族人信佛念经是为了所有的人,你们能帮助藏族人,那其实也是积德了。”摘自罗布酒后感慨。

晚饭出了点小插曲,具体略过。“老婆,不就一盘猪大肠么?至于跟我急脸,弄得我空腹到天亮么!”


对林芝一线的点评:
1.拉萨到八一的那一天真的没啥好看的,尤其对我这样江南出来,名山大川又都走遍的人来说,没啥亮点。
2.林芝,已经为旅游而扭曲开发了,随便占一个山头,拦根绳子就敢收费;现代的人工建筑抹去了原始的痕迹。
3. 八一的渡口青旅,五星推荐。无论你是结伴同行还是单枪匹马,抑或一夜情臆想者,徒步墨脱,拼车,拉帮结派,都是首选之地。
4.八一和泽当是我认为规划得比较整洁的两座城市。


[ 本帖最后由 net_bug 于 2011-8-25 11:57 编辑 ]

TOP

在斗争中学会斗争!总算搞懂了这个论坛的机制,所以只能先闭着眼睛,把文字部分拆成若干段(每贴的字数有限制),提交上去被审核(有敏感词!!!)过后再慢慢将照片一张张上传(已经压成几十K的不成样子的图片了)

TOP

D5林芝―米拉山口―功德林草原―桑日―泽当
D5林芝――米拉山口――功德林草原――桑日――泽当(460km)
<G318转野路转S101>。
“西藏风光尽在路上”。这一天是真正展现了。
考虑到今天路程较长,雨季的路况又不明,早点出门。

骑驴一族
      7:00的时候,渡口青旅的骑车一族已经备好马鞍、整装出发了。这一路看见不少骑驴族,分别沿青藏线的G109和川藏线的G308到拉萨,偶有骑到珠峰去的。无论男女,晒得都跟油葫芦似的,年青人居多,也曾在念青唐古拉山口遇到五位七旬上海老头热衷于此项自虐运动,老婆在一旁阴阴地说“等你到了那岁数也骑车进藏一回。”
     后来在珠峰大本营,巧遇一伙河南骑驴,详谈之下,才发觉骑车数月真不是人干滴。胸中顿时充满了豪情壮志,等俺老了,说不定真能骑一回。







     尼洋河沿途的景致依然十分葱郁,秀巴古堡群矗立在路旁,罗布熟门熟路地把车一停“就从这里拍,再近了照不全”。
    我深感欣慰啊!对于这种重新修建的东东,我秉承:拍照就过,绝不买票进去。其实真正的原始古堡残骸还在山头上。







   重返米拉山口的时候,见到了蓝天白云,我勉励车上的两位女士好歹下车踩踩地气吧,别光顾着吃零食。







   过米拉山口,左拐进一条野道,通往桑日、泽当。越野车在这条石子铺出来的简易路上蹦蹦跳跳,奋勇向前。
   大雨过后,许多坑坑洼洼的地泥水迎面飞溅,女儿开心得嘎嘎穷笑,说比过山车还刺激。
   怂恿着老实人罗布专挑大水坑冲,也不怕人心疼。
   一小时之后,女儿居然酣睡过去,真佩服她了,这样的路都行!








   贡德林草原(海拔4100),天蓝得深邃而幽静,极遥远处的沃德贡杰雪山清晰可见,头顶上又有苍鹰扶摇盘旋。
   小后悔没带偏光镜。于是我琢磨:要在这里建它一片庄园别墅,蓝天白云草原溪流,甭提有多美了。
   后来一问,才知道这里原来确实是一地主老财的庄园。那么大的草原,都是他的,那得多有钱呐。
   郭美美同学应该认这个老地主作“干爸”!


















昨天相约同行的一车四人,正在草原上起劲地拗一个牛骨架上的牛角,力战数回,未能得逞,只好悻悻而去。
此后几天,我们都经常会跟这部车子不期而遇,罗布冠名为“小皮团”。




珍喜寺,位于曾期乡的一个喇嘛寺。历史悠久、位置偏僻。建于14世纪,毁于文化大革命。
寺庙内供奉的是强巴佛,也就是我们汉传佛教说的米勒佛,也即未来佛。院内珍藏有宗喀巴大师的手印石和脚印石。
相传宗喀巴大师奉佛主之命,从印度一路过来,重振佛教,一路之上攥这块石头吓唬狗狗,又不敢真地打,日久天长,郁闷的生生在石头上捏出五个手指印。于是被奉为圣物。此处也是12世达赖喇嘛出生地。

“半瓶子水”攀谈下来,唯一会国语的小喇嘛激动地冲出去,随后手捧一叠子打印材料,非要逐一介绍给我这个知音听:总算见到亲人了!







村子里都是土坯磊成的房屋,村外油菜花开得鲜艳烂漫,一条溪水缓缓穿过。风水极佳。
山坡上有高僧留下的修炼洞,没事可以去喝杯茶。







说实话,我对文化大革命的号召力和煽动性一直尊若天神。
你想啊,藏区的老百姓从古至今都是信实的佛教徒,一场文化大革命,居然能鼓动得这帮终身信佛的的藏民“破四旧”、“拆寺庙”、“驱赶喇嘛还俗”,以至于很多老外学者捧着几世纪前的藏区地图来寻访踪迹的时候,已经是沧桑一片也。

1800开到桑日镇,罗布长吁一口气,算是走上了正道(S101),一色的柏油路,恍若隔世。
雅江在这一段混浊得很,裹夹着泥石流,气势狰狞。




位于泽当附近的雍布拉康,是一座建在山头上的古城堡,要骑毛驴上去,太高了,不去。












昌珠寺则是顺路,昌珠――-顾名思义“女神寺”,不去。



所以都外景看看,拍拍,走人。
泽当邮政宾馆,藏式的,喝酥油茶,罗布一皱眉:“不够正宗”。管他呢,我来三大腕解解渴。
晚饭算是奖励女儿表现优异,吃个汉堡。全西藏,貌似只有德克士快餐连锁。
又花10元乘了部三轮车,周游小镇。
城市不错,挺整洁的,颇现代化,跟八一有得一拚。
沿着扎西河搞了一串景观灯,众多发廊也一字排开,我就纳闷了“也不怕高反?”


[ 本帖最后由 net_bug 于 2011-8-25 13:02 编辑 ]

TOP

争取跟新浪的同步

[ 本帖最后由 net_bug 于 2011-8-24 10:33 编辑 ]

TOP

D6泽当―雅江最宽处―羊卓雍措――浪卡子――卡诺拉冰川――江孜(310km
<S101S307,全程柏油路。>
900开路,一出泽当就是雅鲁藏布江最宽处。江面宽阔,气势宏大。新修了个观景凉亭,放心,此处免费。






沿S101开到贡嘎,与拉萨隔江相望。实在不好意思将这部脏兮兮的车子开到羊湖去见人,路边冲洗了一番,好歹能看得清面目。

西藏的天、小孩的脸。车出贡嘎,下雨,正担心呢,到了羊卓雍错,天气那叫一个好啊!

蓝得像宝石,轻柔如丝绸。


羊卓雍错,从天上看,是一只蝎子的模样。随便拿出个手机拍拍,都能拍像画一样。不是摄影水平有多高,实在是景色太入画。







在传说中收费的第一个山头,并没有出现剪径的。暗自庆幸“该不会看今儿个人烟稀少,不收了?”
罗布撇撇嘴“等着吧,人在下面路口等着你们呢,指望免票?白日做梦!”
果然,开出羊湖10分钟,剪径的就跳了出来。大喊一声“此山是我开,此路是我踩。看了羊湖,留下钞票。商量商量,打个折扣。……



羊湖景区的“藏獒”模特,土狗而已,套个微博充獒。骗谁呢你!



湖边一藏民,脖子上挂满了珠珠串串的小玩意儿,夸口都是古董。
我让他把贴身自己戴的石头让我长长见识,藏人紧张地嚷嚷“这不卖的,这是我爷爷的爷爷传下来的,这不卖的!”





同样,羊湖景区所有的“藏民模特”都不能入照,否则立刻交钱。


在浪卡子用过川菜,一踩油门就到了卡诺拉冰川。又是湛蓝的天际下映衬着倒挂的冰川瀑布,相当有震撼力。




我索性躺着拍,这一躺不要紧,差点高反。后来琢磨过来了,按快门时憋着气,又作仰卧起坐状,高原上高难度动作,高反就来了。





另有一景:藏牧民,抱小孩的,跟北京天桥抱小孩的从事一样的工作:朋友,毛票有伐?

小孩子也学坏了,随便捡颗石头,就敢说是水晶,5元一颗。不给?“叔叔大哥地,你就当行行好吧。”



还有花花大姑娘,非要凑到你跟前合影――当然是付费的。
罗布鲜格格地揽过一群花枝招展的姑娘:“咱是老乡,合张影吧”,“谁跟谁老乡啊,要合影,给钱”,悻悻然,只好跟我拍照合影。


转过山头,同样是蓝天白云下,一条笔直的公路画向天边。




罗布说:“很少有人能仔细看看冰川的背后,回头你们可以吹了。”说着说着,他心情一好,得,车停路边,教我们磕正宗的等身长头。
于是乎一家三口,热热闹闹,稀里哗啦,装模作样地冲着拉诺拉冰川一通叩拜。才磕了三下,膝盖就受不了了,辅导课就此打住。但也越发对那些长途跋涉、磕头去朝拜的藏民敬慕无比。




在罗布的指点下,攀上一处山顶,看水库。5千多米海拔的山顶,风真他娘的大咧,为了拍照防抖动,得憋气啊,等爬起来,我靠,高原反应…胸闷。




也不知是有意无意,我们此行一路之上都少有游人出现,更别说往日那种大巴团了,所有的景点都可以畅所欲言地摆POSE







晚上江孜的老陕饭店,在罗布的怂恿之下斗胆喝了个“小炮仗”,结果…….睡不着喽,心跳得那叫一个快唷,都仿佛要蹦出来了。高原是不能喝白酒,以此证明。





夜宿江孜古城宾馆,一座很有历史的古城,半夜三更,有两藏族姑娘一边洗衣一边唱歌,叹为奇观。
早起,我问他们有无听到,具说“没有”。

真是有历史的古城啊!
  




[ 本帖最后由 net_bug 于 2011-8-25 13:48 编辑 ]

TOP

D7江孜-康马-嘎拉-多庆措-曲美-卓木拉日-帕里-康布-亚东(300km
<S204 野道>900出发,原计划沿S204一路朝南开到亚东,下午去康布泡泡温泉。但计划赶不上变化,后文中自有交代。
卓木拉日雪山,观音神山,偶露面容,绝美。可惜到跟前了,终为云雾缭绕,未能实现全家一起磕长头拍录像的愿望,要不一定颇为壮观。山脚下,有藏民在修建一座祭台,哼唱着劳动号子。











说到这里,得聊聊藏民的房屋了,有钱人是从远处开采石头,凿成整齐划一的长方形条石,然后砌成屋子,再刷上白浆。
没钱人就只好用土坯磊屋子,用干牛粪做围墙。
党的关怀照耀农牧民,沿途修建了不少安置房,看起来挺结实的,绿色的草原映衬着红色的屋顶,倒也有几份景趣。
无论是工地还是道班,常看见一群藏族妇女挥镐子、抡石锤,唱着山歌干着活,一点都不比男人差。妇女能顶半边天哟。

<先富起来的人家>




<还在挣扎的人家>



多庆措,已经退化成沼泽了,据说几年前还是湛蓝的大湖。地球啊!



曲美,有抗英纪念雕像,四周散落着几堵残垣断壁,趁机给女儿开展了一下爱国主义教育。






在嘎啦边防检查站,跟小武警辩论:“亚东到底是印度还是不丹的边境?”武警战士义正严词地喝道“印度”,好吧,就印度吧。
后面几日,遇无数边防武警战士核查边防证的,只要你别心虚,故作鬼鬼祟祟装,一般几分钟搞定放人。也偶有警察对我女儿9岁就有身份证略表怀疑,这个…….我只好说“兄台,您OUT了”。

从帕里,我们向西转入了一条土路,70公里的车程,前半截行驶在高原,平均海拔都在4800,满山的格桑花,偶尔有一俩户牧民的屋子。







后半截则道路崎岖泥泞,沿着悬崖峭壁蜿蜒向下,180度的大拐一个接一个,很是险峻。





转得懵然间,眼前一跳,一座生长于山谷中的乡村跃然而出,绿草、黄花、红屋顶,伴有溪水潺潺而下,好一处享乐之地。
当下就决定住这里了,亚东有啥好去的。
在这样的村子里找一户藏民家住住,痛痛快快地泡个温泉,看小儿追狗撵鸡,守在溪边看落日余辉,至高境界呐。




康布温泉,也叫桃子温泉,海拔4400
相传佛主救病于穷人,用此地温泉治疗百病。半月为一疗程,拄着拐杖进来、活蹦乱跳地出去。
依然秉承男女混浴的习俗,只不过现在改良了一点点,穿裤子了,但上身都光光的。
不过也别指望能看到啥丰乳肥臀的,白天基本都是老婆婆,当地的年青女子据说都等半夜才去洗。





这一天,我知道罗布是个特爱干净、特讲究的人。
开始听说我们要去康布洗温泉,就不屑一顾地打击我们“行吧,去看看,如果觉得水脏,咱就赶紧奔亚东。”
然后搬出狼外婆吓小红帽的劲头,描绘了几拨游人兴致勃勃赶过去,被那里的场景震惊得扭头就跑的故事。
后来才晓得,原来他自己从来都没敢去泡过。

    我们在次旺家住下,50元一个床,女主人很豪迈地说:“放心,泡温泉的时候只要报上是次旺家的,不收钱!”。大电炉子把屋里烤得暖暖的,房东家三岁的小孩屁巅屁巅跟女儿后面:姐姐…,











十二出泉眼,盖了十二座石头屋子,取了十二个好听的名字,各有各的功效。



我和罗布理所当然地冲进了“阿甘池”,专治风湿、痛风、关节、肾虚….水温那个烫啊,能够在里面坚持5分钟就已经红透了。
屋里有不少炕,来此治病的藏人都是泡十几分钟,盖上大红大绿的被子闷头睡半小时,如此循环。
罗布一边吭哧吭哧地泡一边感叹“等我退休了也来这里住上一个月,好好泡泡”

泡得人最多的是老鹰池,大概是水温比较适中,老婆女儿就在那里乐此不彼。

其实好的温泉关键是那道泉眼,像羊八井之类的,已经太过商业化了。
康布这里的温泉,基本保留了原生态的模样,水质么,反正就那么回事,
因为都是藏区老百姓来泡的,所以总有些挥之不去的酥油味,好在出水口一直源源不断。

村头有一修电线的,挂在杆子上让我给他拍照,一厢情愿地以为我系专业搞宣传的,我倒是想冒充一回的。
吃晚饭的时候一聊,才知道此人志向远大,打算请名导来拍个康布温泉的专题映象片,弄上三五韩国美女来搔首弄姿。




晚饭后,一家人又跑到雅玛池舒舒服服地泡了一通。
这个池是当地驻军指定特约温泉(路人甲也是可以进去泡的),弄个包房用以款待各路贵宾,所谓包房也就是藏式通铺稍微干净些。
关键是水温正好,又是唯一可以抹肥皂的池。


村子,溪水,酥油,温泉……睡吧!








[ 本帖最后由 net_bug 于 2011-8-26 10:38 编辑 ]

TOP

又要等待审核了,累

TOP

嫉妒了......

TOP

期待呀,我也将在9月份踏上这片圣地,楼主写的真好。

TOP

D8康布-岗巴-定结-定日(450km<山路 Z715>
常规的走法是:S204绕道嘎拉县,再转Z715线到岗巴的,我要走走无人区,所以选择了从康布往西北斜插到吉汝乡。
开始也不知道是什么路,反正基本上是靠土石压出来的,后来发现了Z714的路牌,那就大方向没错了。



900出发,原本是计划刚刚好能住在定结县的,实际跑下来,这条路比预想中的要好的多得多,一口气就冲到了定日,也才1900






从康布出来,汽车就奔驰在一望无际的高原无人区,那可真的叫实实在在的袅无人烟。

两三个小时撒欢跑出去都看不见一个活人,偶尔在极其遥远之地,会有一缕炊烟,估计是游牧民的暂居地。





过第一个山口时,罗布恭敬地把房东临别赠送的哈达献在了玛尼堆上,嘴里头念念有词,怕是连他也担心今天这路。




必须学会、必须适应“野尿”,这是生存法则第一条,要不活人不是被尿憋死就是被好不容易盼望到的收费厕所熏死。
所以趁罗布同志进献哈达的空,我们举家“野尿”。
藏区还有句名言:“万一野尿时撞见了途经的车子,第一时间把脸遮住”。所幸我们这一路上都是单骑走天下。



整个一天的风景可以这么来概括:
三分之一像美国西部的峡谷,红色的山头,底下是干涸的河床;
三分之二是沙漠,荒芜的戈壁滩,连绵的沙丘;
最后是草原沼泽,雪山映衬着牛羊群自由散漫。











尤其是从康布到吉汝,深陷的河谷中偶有动物出没,四周围山势险要,不时有断垣残壁,
以我不出众的地形见识,此地应该有古城要塞。值得考古挖掘。







砂石填出来的土路水洼四溅,在定结段,还荣幸地开上了传说中的“搓板路”,抱紧方向盘、快速通过,慢了反而更容易打飘。
路遇一宽阔的河床,罗布庆幸水位还不算很高,越野车尚能趟过去。









难怪有人比喻这条老路看到的是阿里一般的苍茫和肃杀。值得一走!












萨尔乡,山坡之上有一古寺,恍惚间觉得“萨尔”这名字好熟啊,琢磨老半天,想起魔兽中有一个大怪名叫“萨尔”。

淡定了。









1500到了定结县,吃午饭的时候商量了一下,决定干脆住到定日去,不过是130公里而已。
门口有叫卖绿松石8百;黄玉4万一串,我深切表示小贩是不是被门夹过了脑袋。如此偏僻的地方,会有几个“肉鸡”款爷能来?




藏族人过林卡,在水草地搭好帐篷,穿起节日盛装,喝个茶、跳个舞、泡个妞…….快活哉!




定日的白坝酒店,罗布推荐的,相当不错的房间,2010年新修的,220元一个三人间,热水充沛,服务热情,几个小姑娘忙着帮你拎行李,教你都不好意思不住。




临睡前,女儿警告老婆,晚上不许再跑来跑去钻她的被窝了,老婆辩解说到:“我冷啊。”
“可别人都睡不好了”。女儿态度坚决。
唉,上午瞌睡,下午吃零食、斗嘴。你们到底是看风景还是斗嘴来着。





逢雨季,雨和云伴随今天的路程。




[ 本帖最后由 net_bug 于 2011-8-26 11:10 编辑 ]

TOP

D9定日―绒布寺―珠峰大本营(220km)
<G318 转 珠峰路>
“在珠峰大本营住一晚,是人生的一次阅历。
当然,也是酒后吹牛的好资本。”





珠峰路,不是没有钱修柏油路,是不让修。
联合国什么什么组织,经论证,柏油路面会影响到珠峰的冰雪融化速度,所以只能维持现在的砂石土路。
不过已经能上大巴和普通轿车了。




当然,仍有不少的狂暴族喜欢骑自行车上去。







开到久乌拉山之前,天那是真好啊。登上5240米久乌拉山口,远处传说中的五座雪峰,那是真看不见啊!

关于藏历,是每年由藏医院的高级巫师计算出来的,按图索骥,你可以逢凶化吉、遇难呈祥…….
反正今儿个算是赶上好日子了,藏历5月1日,是挂经幡的好日子,于是三个人爬上山口的经幡堆,挂上一条以作祈福!


也许是诚心所致,五兄弟之一的卓奥友峰展露面容,聊以慰藉。




去珠峰的这一路,景致很丰富,颇有前几日所见自然风光的集成。












尤其是从久乌拉山头往下那108个大急转,转得你荡气回肠……晕!

听说有胆大的敢直接从山顶往下越野冲的。








沿扎西岗到曲宗,之前准备好的文具用品,就是来这里发的。
车子慢慢行,看见有学生走在乡间陌路上,就停下送上一份。





这里的孩子大多是一周回家一次,上学远的走路要十几里。在罗布叔叔的指挥下,孩子们排好队一一领取。





有一小男孩,给我留下的印象特深,
远远走在乡村道边,看见我们发文具,很淡定,不急不躁地等在路边,礼貌地接了学习用品,微笑着挥手致意,那个沉稳的腔调,我很欣赏。









去珠峰大本营,必先经过绒布寺,远远地能看见珠峰小露峥嵘。











来到珠峰大本营,可算叫人大开眼界了,那些个响当当的“xx珠峰宾馆”,感情是那样子地。

你想象吧,就跟电影里看见的马帮团伙,在荒野里,用帐篷和牲口围一圈,露宿扎营。只不过这里是汽车代替了牲口。





入住珠峰大本营,不准嫌弃被子常年不洗……不准嫌弃没有水洗脸……不准嫌弃一壶酥油茶25……不准嫌弃燃烧牛羊粪的气氛……不准嫌弃一屋子10人的大通铺……不准…….

胸中牢牢记住:今夜有谁睡得比我高!即可!




说实话,到了这里,还是有些小激动的,毕竟是传说中的珠峰大本营啊。赶紧跑到珠峰邮局给自己寄上一张明信片,免得以后老年痴呆症了记不起来。




再乘环保车,到了边境最后一个哨卡。验明正身之后,爬上一观景山坡,此处已经是我等一干凡人所能到达的极致了。


然后故作惊喜装,冲着渺无踪影的珠峰,狂拍数张。山坡不高,可愣是有几个青壮年歇在路旁、吐着舌头只喘气。看着我们一家三口谈笑风生间奋勇登顶,羡慕嫉妒恨!


旁边有人问我女儿这么小的孩子在珠峰营地没高反?我说:“她啊?她能有什么高原反应的,都能在这里满地追狗、吓山羊、捻鸽子的,就差把小狗追出高反来。”




有四个洛阳牛人,骑车走川藏线,在山坡顶打出队旗,以作庆贺。
3分钟后,被我英勇边防战士当场按翻在地,缴获队旗一面、照片若干,教育半小时。
原来此处是不能展示任何旗帜的,(就不晓得举面党旗他们会不会没收)。
又未曾想到,晚上这四个哥们居然跟我们挤在一个帐篷里,海阔天空吹得…….都是复员的老兵,有医生,有车行老板,有军官,队容齐活,素质过硬,配置合理。







询问了一下边防战士,下去到大本营的路有4公里,我们决定徒步走走看。一家三口,顶风灌雨,艰难地行进在5260海拔的珠峰山下,那是一种何等的气势,嘎嘎!回去又有得吹了。





下午,珠峰营地,大雨,只好窝在帐篷里烤羊粪取暖,听罗布讲故事,说有外籍高人,专门到珠峰附近的修炼洞去辟谷,一周后才出来见人,不是鬼,很邪乎。
老婆亲自下厨,在珠峰大帐篷里炒菜若干,搬出一桌子下酒小菜,可惜,真没人敢在这里喝酒的。

一个鸡蛋五元,一碗白米饭4元,但你要点蛋炒饭,嘿嘿,25元不带砍价的。




帐篷旅馆的老板是个藏族小伙子,今年三十三,府上弟兄五人,传承了“兄弟共妻”的习俗,有子三个,全家都靠他养活。即是大堂经理又是大厨,还是工艺品推销员,非常麻利。老婆被他一口一个“姐姐”叫得开心,买了个狼牙挂脖子上,瘆得慌。



钻进睡袋,上头压上两床被子,大伙儿都装着睡着了,其实还真不那么回事,毕竟一屋子挤了78人,尤其后半夜,还是有不少人气喘不过来的。


女儿比我还惊醒,睡半夜里,偷偷摸摸爬起来跑出去看天气,回来告诉我“云散了,好大的月亮啊”。于是才有了半夜2点钟独自一人在外头拍珠峰夜景的我,明亮的月光下,珠峰是一个剪影,而此时寂静的营地,则呈现出一幅妖异的美,有点像动漫中的场景。









[ 本帖最后由 net_bug 于 2011-8-26 11:56 编辑 ]

TOP

D10珠峰-绒布寺―拉孜-日喀则(400km
<珠峰山路 G318> 930到绒布寺,坡上山人一片惊呼,猛回头,珠峰居然亮出绮丽身躯,运气哪能这么好?















啥都甭说了,挑各种角度按快门。碧蓝的天作画布,白色的云作画笔,风驰电掣般在珠峰腰间涂抹。绒布寺门前的土坡上,不少辛苦守了半夜的人们稍微弥补了未能观到珠峰日出的遗憾。据说,从绒布寺的大白塔,是观看珠峰的最佳尺度。






绒布寺,这个海拔最高的宁玛派寺庙,红衣喇嘛主持目前在尼泊尔,在二当家的热情引领之下,参观了经堂、莲花生大师金像,添了酥油灯。







寺院门廊下有石匠艺人在凿刻,从大石块上凿下薄薄一片,刻上六字真言,图上五颜六色。好歹是沾染了庙内佛气的,乘兴照顾生意一下。





总体感觉,藏传佛教在修行上纯于汉传佛教,尤其是偏远地区的寺庙,其伺奉者的简朴也可见一斑。一张座塌,白天念经诵佛,晚上且作床,日夜伴随着供奉的佛主,吃的是糌粑,喝的是酥油茶。礼佛的人,只要敬上一角、两角即可,门口还有一箱子,放满了零钱,你可以自己换角票。

珠峰底下,有前面提到的第二处圣泉。依旧由罗布取水喂了汽车,再每人喝上几口。喝了圣水,身体倍棒、吃嘛都香!




在沙迦桥转上G318,那一水的柏油路啊,简直是有种高速公路的感觉。油门一踩,就到了拉孜。





拉孜刀,秘传,手工打造,看上去比机工刀粗糙,但价格不菲。很艰难地讨价还价之后,弄了几把,日后托小皮寄过去。据说打造拉孜刀的作坊从不对外人开放。











下午的路就有些审美疲劳了,什么雪山啊、草原啊、油菜花啊,都淡出视线,








(这个高空厕所够级别了吧。)



只有G318五千公里界碑处,跳下来“到此一游”,毕竟是从上海的人民广场算出来的5000公里。






1700到日喀则,正好遇上扎什伦布寺晒佛节,作为抗衡达赖的政治力量,我们政府一直对班禅的驻地不遗余力,这点从扎什伦布寺和日喀则的建设上就可以看出。寺院门前的广场上人头攒动,乡亲们赶庙会一般。几天清净的路程跑下来,猛见到这么多人群,居然有些烦躁。门口瞎按了几张,买个西瓜就走。烦!





矿业宾馆的三人间居然涨到了400,早知道选280的标间了。没有小姑娘帮着抬行李,只好屈就我老人家扛着两个箱子爬楼梯,好在早已适应了高原的环境,到了日喀则就如履平地了。


鉴于小可爱昨晚在珠峰营地的优异表现和突出贡献,奖励她吃德克士汉堡一个,快餐就是省钱。





[ 本帖最后由 net_bug 于 2011-8-27 21:02 编辑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