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去西藏! 请登录 免费注册

购买保险  汇款方式

您的位置: 去西藏论坛 » 驴友笔记 » 西游记

西游记   (本帖图片)

西游记
作者:红茶,转载请注明原作者及去西藏链接。
http://bbs.quxizang.com/topic/1988.html

西游记

对于每个没有到过西藏的年轻人来说,西藏在他们心中的地位是难以撼动的。

与大多数人一样,想去西藏不是一天两天了,20岁那年我在西宁看见了去西藏的大客车,我知道西藏离我很近很近,但也很远很远。这次的出行,起于一瞬间,当我决定辞职的一瞬间,我突然冒出一个念头――我有时间了,为什么不去西藏呢?人的念头是一层纸,捅破了,发现一切并不遥远。
我在msn上给nana发了一个信息,“我下周辞职”。她说“好”。“去西藏吧”。她说“好啊”。事情就这么定下来了。按照谁提议,谁解决的原则。准备工作是我做的。在网上搜了一下,“去西藏”这个论坛,注册了会员,msn上认识了乔,我问乔“有房间么”。乔说“有,来吧。”剩下的就是票了。

7月30日,我去了火车站,提前了解一下火车票的情况。每个人都告诉我,车票很难买。我有过年回家半夜排票的经历,那情形惨不忍睹。所以我决定直接找票贩子。他提出每张票加350元。真是个够黑的,我同意了。

最后的难题
辞职是很难说出口的,至少对我是这样。也说不清为什么。最后还是一邮件代劳,一番波折,领导还是希望我在有新人顶上来之后再离开。对于工作,我的确不是说放手就放手的。但计划中的旅行和登记(也在计划之内)是不能改变的。领导提出可以休假。事情就此定下,但车票,还没有着落。
我联打了6、7个电话,没有一个票贩子手里有票。其中那个加350的,让我再等等。9日中午,我在网上搜了一下,“两张拉萨卧铺,12日”发贴时间是12点,也就是刚刚发的贴子,一阵狂喜。我抓起电话,以最快的速度,约他下午见面。这老兄是给同学带的票,同学没福,去不了,这两张票被我拿下。揣着这两张票回来,心里美极了。
11日交待工作,12日上午购置各种必需品,食品、一个小一些的背包、太阳镜、其他的之前都买好了。傍晚的时候,我和nana背起行囊,出发!犹豫再三,还是决定做地铁到车去西站,事实证明我这个省点钱的决定并不明智,沉重的背包,三大包食品,加上这一天东奔西跑的买东西,赶到西站时我已经筋疲力尽了。但看到候车大厅里,我和所有的人群一样,兴奋。对神秘与未知,对雪山和湖泊强烈的需要,使一切变的不再重要。
晚上九点开始检票,人群开始躁动,缓慢的向站台移动。轻松通过检票口,外面是宽阔的站台,桔黄色的灯光映,青冷色的空气。车厢内外人们兴奋的拍照,忙乱。列车员很客气,我们顺利的踏上向往的、神秘的、开往西方的北京通往拉萨的青藏列车。

车上的冷气很重,之前的一身汗瞬间凝结。我打了一个寒战。
列车缓慢的启动,一步步甩开星盘一样的城市,融入茫茫黑暗。

踏上天路

这一夜,是难过的一夜。我没睡着。说不出的难受。车厢过道里不时的有人走动,我反复翻身,黎明的时候我迷糊了一阵,醒来时,天已微亮。我撩开窗帘发现列车已行驶在重山之中。有是一阵无力,重又躺下。直到人们开始叫嚷――华山到了。

我没想到,这车有这么快。看了一下每小时148公里,想不到,一觉醒来,车已到了陕西。我没起来看华山。浑身无力,酸痛。8、9点钟的时候,挣扎着爬起来吃了几口方便面。此时,我有些后悔了,如果不坐在这车里,我可以睡在宽大的床上,游游泳,吃好吃的。更多的是懊恼,觉得自己有点太背了,连西藏的边还没沾到,就被放倒了,郁闷。

我的说,这回nana及时的发挥了她的作用。给我一顿按摩,不容易啊,这要在平时……

车道西安,车行缓慢,车两侧的铁轨分裂出众多的支道,绿树、灰墙和蒙蒙的天空。列车缓慢的停住。小贩的叫卖声此起彼伏,我夹杂在其他乘客中间走下列车。好家伙,青藏列车好像拉来了一个记者团,大大小小的照相机,摄像机,长长短短的炮筒,对着四周一切事物尽情发射。
整体上说,我觉得西安还是比较可爱的。到处都是便宜的小吃、中华文明的故地,夜生活丰富多彩。在次踏上西安的土地,让我回忆起大学时第一次和同学长途跋涉来到西安的情形。往事历历在目,可是一切再不是从前了。身边的小贩吃力的叫着,我尽力远望,尽管我也不知道我到底想看到什么。铃声响起,鱼贯上车,缓慢开动,抛开灰蒙蒙的下午,抛开记忆的片断,直奔兰州。

身体依旧沉重,这时统一车厢的一位大姐招来一批人打扑克,我只有被发到上铺,试图入睡,但不成功。干躺了几个小时。

大约下午4、5点钟的时候,我下来。窗外的景色已经开始变化,山色加深,树木越来越少。一条黄色的河水始终在列车的左右出现。过了兰州,景色也没有太多变化。对铺的大姐又在介绍她的西藏防护知识,什么她前几天去的同事,有8个半夜就飞机回来了;什么颅压对儿童的巨大伤害;什么车到唐古拉山口必须卧床;像那个唐僧一样,我头更大了。他一边说没事,一边叨咕危险。郁闷阿Sample TextSample Text

[ 本帖最后由 红茶 于 2006-11-10 13:00 编辑 ]

TOP

西宁向西
天色渐暗的时候,沉默的西宁出现在视野里,这是我最喜欢的西部城市之一,至少在夏天,他气候温和,没有高原反应,属于多民族聚居城市,在中国,你可能很难在哪个城市里看到这么多特色鲜明的民族融汇。回族、藏族、哈萨克、汉族,还有其他我叫不出名字的,形形色色,各安其事。挺像公元7、8世纪的敦煌,种族、宗教、文化的碰撞往往可以展现出奇特的景象,西宁就是如此。他并不纯粹,但非常丰富。
列车停稳的时候,我走上月台。月台上出乎预料的清冷,没有什么小贩。我默默的待了一会。列车平淡无奇的离开了西宁。

在我看来,天路部分是从西宁开始的。因为西宁向西,景色与内地大不一样,同时列车也开始向上爬坡。高原越来越高。

可惜,接下来是黑夜。

爬到铺上,嗓子开始疼起来,我知道有可能是感冒了。吃了药,躺在床上,畅想着如果不去西藏我此时此刻会是多么的惬意。恍惚间,我觉得一阵的恶心,冷汗。我凭直觉感到,这会严重了。或者说,我第一次感到我可能控制不住局面了。我以最快的速度从上铺滑下来。下铺的nana已经在熟睡,我喝了些水,让“感康”别窝在食道里。然后坐在那里,分析症状――幸亏够冷静:)。我觉得肯定是“风寒感冒”和“湿热感冒”同时作用的结果,打开药包,抓了一把“霍香正气胶囊”吃下去,在坐了一会。觉得药已经到位了,才爬上床,我想,这时应该到青海湖了吧。朦胧睡去。

天空微微放亮,天地一片暗青色。
格尔木,传说中的格尔木。从我睁开双眼的时候,我感到了新的力量,我恢复了!但出于谨慎,我还是没有出去。Nana决定下去走走,我坐在过道的车窗旁,格尔木视野很好,很像一个荒原上的停货栈。大大小小的集装箱放在开阔的戈壁。我突然想起大学时海子的诗,在我的印象里就是说这。想起了那首我只记住只言片语,而又不肯定的,海子的,关于戈壁,关于孤独与求索,关于我过去的感动的诗。回来的时候我在网上搜了一下,就是写这里,德令哈,在格尔木东侧。

日记

姐姐,今夜我在德令哈,夜色笼罩
姐姐,我今夜只有戈壁

草原尽头我两手空空
悲痛时握不住一颗泪滴
姐姐,今夜我在德令哈
这是雨水中一座荒凉的城

除了那些路过的和居住的
德令哈┄┄今夜
这是唯一的,最后的,抒情。
这是唯一的,最后的,草原。
我把石头还给石头
让胜利的胜利
今夜青稞只属于她自己
一切都在生长
今夜我只有美丽的戈壁 空空
姐姐,今夜我不关心人类,我只想你

可可西里的土地
列车在格尔木段,开始向北拐去,向西藏而去。为了自己刚刚恢复的身体,我决定去餐车用早餐。列车的餐车,让我觉得很舒服,车窗很大,由于没有多少人。一切显得很开阔。车窗外,太阳已经在昆仑山脉的后边爬出头来,茫茫戈壁,阳光普照。
15元一份的早餐:花卷、鸡蛋、咸菜和粥。但要比每顿必吃的方便面要好得太多了。白色的桌布和窗帘,在晨曦的映衬下,显得柔和、平静。

回到车厢,就远远的看见了昆仑山,白雪覆盖,车厢里的人开始叫嚷起来。一般第一次见雪山的人都会这样,开始是不相信自己的眼睛,接着是疯狂的喊“雪山、雪山”。然后是抓起相机狂拍,我第一次看见雪山就是这样。

为了使自己刚刚恢复的身体更加健康,我决定在睡一会。这次睡得很好,在微醒的时候,铺下面有人喊“藏羚羊”。我在内心里有点嘲笑他们,初入高原的人都有点大惊小怪,看到能跑的都叫“藏羚羊”。不过发现者越来越多,我不得不爬下来再看。一只超大型号的,长着长角的“藏羚羊”进入我的视线,很清晰,就在铁路路基的下面。我抓起相机就按快门,但没过卷,郁闷。此后这段时间,在列车的两侧,看到很多野生动物。除了“藏羚羊”,还有几群藏野驴;我还看见一条很像狐狼的家伙,野兔等等。这一段,让我怀疑自己是不是在荒原上,是不是在无人区。过了有半个多小时的时间,依旧是戈壁,但这些生物逐渐稀少了。荒原上,零星的一些水潭和巨石才让看风景的人多少不会过于枯燥。

如果我没记错陀陀河在这时出现了,车上好像没有人太在意这条河。这是长江的源头。红色的河床,河水交织着,闪着太阳的光。我回头看了看车里,nana爬到上铺睡了,其他人好像也精神头不足。
上午10点多,我根据地图判断,唐古拉山口会在中午到达。第一次到达五千多的海拔,心里还是有些紧张。车过隧道时,我出现耳鸣的情况。临近中午,很多人反而兴奋了起来。大家都知道,唐古拉山口快到了。只是那位曾经去过很多名胜的大姐,在中铺开始头痛,据我观察,她的脸色也很不好,有浮肿。其实我多少有点幸灾乐祸,她不会在像祥林嫂似的给我普及高原知识了。不过我看她问题也不大。

在对铺的大哥,提醒下,我们发现自己的手指有些发紫,不过其他还好。我像圣徒一样期待唐古拉山的到来,长江和黄河发源于此,唐古拉在蒙语里是“山岳”的意思。就像长江古代叫江,黄河古代叫河一样,唐古拉山就是山岳的代名词。不过,出乎我意料的是,列车并没有在重重雪山中艰苦的穿行,山口很开阔,雪山、高地植物,蓝天和快速滚动的白云。

下午1点吃中午饭,又是该死的方便面。我要疯了。火车上的饭也非常之难吃。包里的方便面已经成了圆球状。包装张了起来,泡好之后,我只吃了几口。

[ 本帖最后由 红茶 于 2006-11-10 11:52 编辑 ]

TOP

错那湖与羌唐草原
翻过山口,大家的精神都不太好,每个人都在担心到拉萨以后自己的身体状况。大家神情倦惰的躺在铺上,直到错那湖,我的感觉,这湖一般。

两三点钟,大家开始睡午觉,我一个人坐在过道的茶几上,看着窗外的草原。藏北的羌唐草原,就像那首歌里唱的,“牛羊满山坡”。到处都是牦牛,很远的一段距离,会有一两个孤独的牧民向列车招手。此时,我体会到了宗教对于这个民族的重要和实际意义。

初见牦牛,觉得它有一种说不出的“酷”。
那曲到了,那个传说中如果入藏的人在此下车,就会有严重的高原反应。出于对种种传说的蔑视,我决定下车。我的理由是:即使真的想传说的那样,我反应严重,拉萨3000多的海拔,我多休息几天也就没事了。事实上――我没事。这个谣言就此结束。那些这样说的人,不过是为惧怕危险而回归而寻找理由。事实上是,你到了拉萨,该高原反应就反应,和你在那曲下没下车没关系。

绕过云雾缭绕的念青唐古拉,拉萨,我来了。

[ 本帖最后由 红茶 于 2006-11-10 11:52 编辑 ]

TOP

出识拉萨
黄昏,然后是黑夜。
列车转过我在Goole地图上看过很多次的大山,开始下坡。前面是长长的河谷地带,这就是拉萨的所在地,她依山,建在拉萨河冲击而出的河床上。城市因此呈现狭长状。
列车在拉萨城般的一个小站临时停车,等待进站。所有人的心情兴奋,透过车窗,山侧的河床被浓密的云层窿盖。显然每个人都认识到拉萨在下雨。我对铺的大哥说:这就叫洗尘吧。

列车开动,雨下。

车窗逐渐湿润,大家收拾行李,就要告别漫长的形成。列车缓缓的驶进车站,月台显得很明亮,宽敞。宽阔的月台、稀疏的人影。走下列车,发现雨已经停了……  湿润的空气显得异常的清新,有一些气短,但感觉很好,整个车站灯火通明,被雨水润过以后显得更加难以想象,人流不多,没有拥挤,我和nana像是行走在自己宽阔宫殿里的贵族,听完异常盛大的歌剧走出大歌剧院。广场透彻,街灯被湿润的空气润着。迎面走来的是拉客司机,七嘴八舌。我有些适怀,“不错,这里和内地是一样的”。一样的规则,是一件好事。

91路是通往市区的,但是它在那呢。我和nana,摸索着。看到车站的左侧灯火相对集中的地方,那就是91路,上车,车票一元。汽车掉头,雨又开始下了。

汽车首先是依山而行,窗外冷雨从黑暗的天外散落而下,渐渐的,汽车甩开大山,进入灯火了了的拉萨。
以下这部分是我在坐车当时就想好了的:首先看到的是矮墙,灯光很暗。当我甩过头去向车行的左侧看去的时候,在稀疏的拉萨市中心,一座灯火映衬的宫殿――布达拉宫。从远处看去,大不是很大。我有一点不敢相信自己,我有点怀疑是不是看到了一个电影城里的布景或是世界公园里的微缩景观。

车窗外的矮墙消失,汽车驶过拉萨桥,市区内亮着灯的多数是各种酒店。街区很正常,没看到与内地有什么不一样的。汽车给我们拉到了一个大院中,91路总站。踏上拉萨的第一感觉是空气不错,就是很稀薄。走出大院,我和nana蓝了一辆出租车,“扎基东路”多少?10块。上车。

司机问我们是不是来玩的,我说是,他说你在那边住,我说是。我问那怎么样?他说不错,我拉过去那住的人,他们是在网上找的,我说:嗯。

一个街口,是红灯,车停了下来,我心里又是一阵安慰:“这里也是守规矩的”。 这时一位穿这藏族服饰的藏族妇女,手里拉着一个小男孩,从车前走过。简单的一幕,给我冲击很大。我确信,我已经到了西藏,到了拉萨。

拉萨的夜
出租车在一座挂满哈达的大门前停了下来,这就是司法厅退休基地。我给乔打电话,让我们5分钟。我坐在外面的石阶上,一辆出租车停了下来。夜很黑,我只感到他们穿的还是很时尚的,乔是牛仔裤红色的体恤。另外的一个小姑娘,不用多想,一定是卓玛,很可爱,带着一顶缝着红五星的小军帽,另一个是左光。

十分种之后我们被分别安排到两张床上,我心里觉得挺特别。没有登记,没有押金,什么都没有,我们住下了。以后直到我们离开时,我对左光说,“房费还没结那。”这才有人提了一下房费的问题。

我的屋里有三张床,就我一个人在。躺下的不久,头开始疼了。药包在nana那里,我只有抱着脑袋睡了。于是睡不着,翻来翻去。夜里,寂静的夜里,有几个藏族青年人在唱歌,歌声穿透夜空,挺好听。我起来,来到驴舍的平台上,路灯使半边天空呈现红色。拉萨的夜空,清新的空气,静寂的歌声,有一点冷。

凌晨,另两个同屋住的男孩,回来了。我打了一下招呼,各自睡去。

[ 本帖最后由 红茶 于 2006-11-10 11:53 编辑 ]

TOP

飞驰色拉寺
一夜头痛,早晨还是兴奋的,毕竟千山万水的到了这里。防晒霜、唇膏,我第一次抹这东西,虽然不懈,但我可不想千辛万苦的来了,最后因为被晒伤而离开。走出驴舍,阳光还不是很足,第一件事当然是吃饭,我们沿着轧基东路寻找,在烟雾缭绕的街角看见了一家茶馆。我们决定一试胃口,钻进昏暗的、苍蝇乱飞的甜茶馆,有两三位藏族老人在一边转着经筒,一边喝甜茶,一圈低矮的地桌,我和nana找个地方坐下来。一个藏族中年妇女走了过来,我张口一句“来一壶甜茶”。还算对西藏有点了解,不错。第二句:“有菜单么”。话一出口,小茶馆里的所有人都抬头看我。一旁一位警察模样的藏族男人,用藏族普通话告诉我,“没有菜单”。最后,一碗藏面,一壶甜茶,4元。

从茶馆出来,才知道,刚才的茶馆在扎基寺的边上,藏族烧的柏枝一类的东西,烟雾缭绕,后来听说轧基寺的神是管财运的,所以香火很旺。
站在街上有点茫然,从那里开始呢?我们拦了一个三轮,问他大昭寺去不去,他说不去。“那就色拉寺”,于是我和nana坐上电动三轮,拉萨的红绿灯少,车也不多,所以速度很快,风从车前部吹过来,耳边风声呼啸。小小的三轮车飞驰着。转过几条马路,远远的看见了山岭之上的色拉寺,这时阳光还不是很足,低云轻轻的在并不炫目的寺院上空扫过。
三轮在寺下的小路上停下来,5元。一个路边的朝圣者向我乞讨,我拿出钱包,刚给过钱,一群小孩就为了过来,我们只有飞奔而去。

来拉萨之前,研究了一些逃票的攻略,不过据说是旺季,管的很严,也不是早晨,我的体力更是不足以支持我转山逃票。最后,还是主动卖了两张票,印象中好像是55,西藏的每个寺院都不便宜。

我对色拉寺并不了解,但他的大名却早已耳闻。我们先是在门口右侧转了一会转经筒,然后沿着从右向左转,好像安习俗是从左到右。但是有点人少,又是第一个路口,我们就拐了过去。小小的窗子、白墙、石路,这就是大多数西藏寺院的特点,沿着右侧石路前进是一个小广场,经幡,和焚着柏枝的炉子。大殿外观有些破旧,有很多灰尘。四幅神像壁画,上面是一些菱形组成的幡布,从正门进来是宽大的正堂。N排藏式的禅坐,红色立柱,微微的酥油灯,金色的、珠光宝气的佛像,二层是经书和其他掌管不同事物的佛。气氛比较神秘,颜色鲜艳。

从大殿出来,到处是经筒、宝塔和一些我叫不上名字和典故的东西。人们在不停的旋转、旋转。

色拉寺的高度正与布达拉宫相对,在寺庙高处的石阶上遥望远远的布达拉宫,有一种说不出的伤感。色拉寺的大一点的殿都是两层,或者两层以上,我和nana爬到最高的一坐,在回廊的长椅上坐了很长时间。下来是迂回的小路,不停的会有成群的挂着黄帽的僧人走过,他们还是很和善的。我们走在色拉寺窄窄的小路上,穿行于红的和白的房子中间。远处传来铜号声,喇嘛开始向刚进门时的大殿汇聚。我们也急忙跟了过去。

唱经,撼人心魄
铜号声,声声急促,我不知道有什么事。众僧人在大殿们前脱鞋而入。我们也跟了进去,喇嘛们纷纷坐在成排的禅坐上。场面宏大,灯光微量,诵经开始。

先是肃静,又以为坐在正上方的老僧人,单独诵经,几句之后,众僧开始。声音低沉有力,身子微微晃动,节奏短促,回旋在宽空的大殿上空。我和nana找了一个角落,坐在禅坐上,我看了一下表,上午11点。诵经声,虽然是短促的,但还是拖着唱腔,使声音更能融合在一起,似乎和酥油灯火、从空中直垂下来的彩色幡布发生共振。众僧时停,再由老僧单独颂经,声音高亢,但显得并不费力,具有很强的穿透性,接着在由众僧齐颂。每一次骤停,再起之后,声音似乎就被爬高了一个度。

又停,大殿一片静寂。似乎只有油灯火动发出的声音,突然,一群小喇嘛突然从禅坐上一跃而起,在我看来简直是疯狂的奔向大殿的右侧。身心一震,稍顷,每人抬了一个银色的大壶,我的心少放下来,“原来是要吃饭,但也不用这样啊”。小僧开始分甜茶,唱经又起,这回声音略长,气氛祥和。僧人们,纷纷拿出钵,盛茶,手拿类似花卷的面食,占茶而食,诵经不息。约一刻钟,食尽,喇嘛们取出绢帕擦净食器。放入怀中。

再停,老僧独唱。这回声音更为激昂,似乎内力深厚,全场震动。老僧停,众生起。声音大不同于前次,先是长音而歌,进而众声开始声调提升,逐步爬升,而唱词逐渐变短,越来越短,声调越来越利,声音急促,以极,极大且震。声音似乎随着空气向上逐步爬升到了大殿的最上上空。骤然,回旋,声音放长,齐唱恢弘,雄劲、祥和、大殿的一切都随着这放歌,被悬浮于空中。声音直接茫茫浩淼。

大一时,曾看过介绍四川古琴大师的书,茫茫雪夜峨嵋山顶,一曲尽而佛光现。我第一次体会到“物我两忘,天人合一”的境界,今日也见了一次。

[ 本帖最后由 红茶 于 2006-11-10 11:53 编辑 ]

TOP

阿罗仓与布达拉
挥手叫一辆出租车,告别色拉寺。直奔大昭寺广场,我饿了。
在我的计划中,今天不去大昭寺,我只想再那吃顿像样的饭。阿罗仓是网上攻略介绍的,不是很好找,但为了美食,我认了。比较幸运,在大昭寺广场的第二个街口(不是第一个)找到了她,藏族服务员比较和气。我们上了二楼,没说的,开吃!!!

Nana反对我点牛舌。于是:酸奶炒饭、牛肉饭、烤羊排、青稞酒(其他的忘了)。一顿藏餐,酒足饭饱,不过到此,我对藏餐的美为成度也有了清醒认识,其实,藏族做菜,比较粗犷。没有那么多的精工细作,感觉吃到胃里根本就不会消化。但对于两个饥饿的人来说,已经足够丰盛和美味了。

从阿罗仓出来,走三轮车,沿北京路,去布达拉宫。和电视里一样。
广场宽阔,殿宇高耸,此时正是下午3点多,阳光非常刺眼,对于我来说,如果不带太阳镜,根本睁不开眼。门票没卖到,高价买不起,通过其他驴友的种种介绍,我们决定没进去。

在广场边上水池旁的椅子上坐了很长时间,里面划船的人们显得很幸福。

Nana希望沿着北京路走一走,北京路相当于拉萨的长安街+南京路,挺热闹,我们漫无目的的走着。下午的阳光很刺眼,我开始后悔在北京出发时没有买个更好一点的太阳镜,不过,西藏的阳光强烈程度,的确出乎我的意料。这个太阳镜毕竟是我第一次徒步穿越时戴的,帮我抵御了8月赤热的阳光,不过在这里看来,还不行。眼睛不太舒服。

走得很慢,我喜欢这样,与这里的任何人没有关系,旁观,另一种生活。

大昭寺石头上的水声
回到旅舍,过于兴奋的第一天,发觉自己筋疲力尽。理解了为什么藏族人要以那么漫的速度生活,因为不得不这样。初来的人适应不了这样的节奏,自己不注意,还是要飞奔上楼,之后却是心悸、大口的吸气,鼻子基本没用了。

晚上是旅舍最热闹的时候,在满地背包、行李的厅里。人们东倒西歪的讲诉自己今日的经历,向新来的传授经验。这一夜,实在是艰难的一夜。高原反应和疲劳完全笼罩了我,我在痛苦中再一次后悔来到这里。我终于明白的这样一个事实:高原反应的确没什么,但高原确随时与你相伴。你不能快速行动、不能过度劳累,甚至吃饭时,也不能太多说话――你要用它喘气和吃饭,已经够麻烦的了。你无时无刻不是笼罩在这样的气氛中。

一夜,

第二天的主题是调整,在人群攒动的八角街走一走。确定了一个简短的那木措两日游的计划。剩下的就是吃好,休息好,另外,就是大昭寺。

大昭寺的正门口,是磕长头的朝圣者,实际上,大昭寺的管理者为了区分藏族和汉族,已经将藏族的朝拜安排在上午,下午去的,都是游客,都是花钱的。70每人。

进去后是一个院井,一些花草,一确游人。转进长长的,冷森森的廊道是大昭寺的正殿。刚一踏入就被一种强烈的宗教气氛所笼罩了。很明显这里正在做法事,穿戴、法器、形式大大不同。导游们说法不一,有的说这是密宗在修行。有的说这是在超度。反正比较震撼。(禁止拍照)。僧人们在正中一座佛像下,四周是各式的佛像、菩萨、千姿百态。很多都有单独的配殿。配殿放着铁门链,进不去。红红的,其中一座佛龛上一只老鼠,上下蹿动。弄我们都有点不知所措,这只老鼠在这,显然,是有意义的。
出大殿,顺梯子上二层,人们集中在二层前部。我和nana顺一石阶向下,气氛一下沉静了下来,左侧一排禅房右侧事大殿的上檐,下面可以看见大昭寺的转经道。蓝色的天空,微微几朵白云,风静静的吹过,大殿和禅房上的经幡轻轻的飘动。我们就这样围着大殿转了转,有些喘不上来气,就下了楼,才知道,大昭寺一共就开放了这些地方,不免有些气愤。70元就看一座楼。天安门才15 阿。

在下面天井,我们正出去的时候,一个留着小胡子的人在讲解。讲得很好,在我看来不是一般的导游而是带有明显的学术性。于是,我跟着他,又重新进入大殿。据他讲这寺是尼泊尔公主所建,原料、工匠都是来自于尼泊尔、印度。大殿正门下的一块石头下面埋着很多吐蕃国王的头盖骨,头盖骨的位置正对释加摩尼十二岁等身像。我站在那块石头上默默祷告,说了什么“我忘了”。跟着有学问的人转,自己就像个小学生。这一次在来到释加摩尼等身像前,感觉有所不同,仔细的看了看,很辉煌,很神秘,我也拜了拜。没许愿。

有一块石头,据说是建寺时留下的。在大殿的东北角,上面有一个凹陷,相传大昭寺建在一片湖水上,所以,据说与佛有缘的就能听到水声和鸟叫声。我浮上去,似乎是听到了,但我觉得那一定是风从凹陷出吹过。

傍晚,在八郎学对面的“肥姐”吃饭,一旁还有一间餐馆,都是旅行者。在外面的吃,这是自到拉萨以来,最吃的最好的一顿,其实就是一顿正常的家常菜,不过比起讨厌的不生不熟的,很难消化的藏餐,要好上很多了。
明天,去那木措。

[ 本帖最后由 红茶 于 2006-11-10 11:54 编辑 ]

TOP

极度痛苦
到拉萨的第三天,此行的第五天,我们奔向那木措。没来西藏之前,那木措是我西藏之行的最向往去的地方,那木措的涛声;那木措的日落;都那么让人期待。我们是和旅行社联系的,2日。8月17日早晨出发,清晨的时候,我和nana,收拾了背包,出了驴舍。拉萨的清晨很美、很静。挥手打一辆车,司机是一个藏族小伙,挺瘦。出租车轻快的开动,清冷色的街道,树木慢慢退后,一些藏族老人晃着转经轮,慢慢前行。车里放着一个女歌手的歌,不知道什么名,很好听。街道笔直,伸向远方。

大吧车停在大昭寺广场上,一个美丽的导游接代了我们。

一路朝阳,一路高山。来的时候时傍晚,没仔细看,现在才发现,挺美。迎面开来很多的军车,据说他们在演习。美丽的女导游,特意介绍了拉萨的驻军状况。据说,如果拉萨发生暴乱,十分钟,军队就能将市区包围。

上午10点左右,我们到了念青唐古拉山口。草原、经幡、云雾中的念青唐古拉山。整个山体基本上都被云雾占据了。

草原、白云、毡方,牧民。飞驰,一路无话。
翻过一座5000米的大山,深蓝色的那木措,展现在眼前。
中午12点,汽车来到了明亮的湖边,我和nana下车,旅行社的汽车会在1点开走,我们要自己在这里过夜,从内心往外有一种被扔下的感受。导游告诉我们“神湖宾馆”不错,我们直奔而去。在那木措湖边帐篷群的边缘地带,找到了巨大的圆形帐篷,神湖宾馆。巨大的穹顶,四周是看不懂的西藏题材壁画,一群外国人在有滋有味的吃着午餐。藏族小姑娘把我们领到了帐外的一排铁房子,里面俩张床,一个茶桌。还行,我挺喜欢,而且要比大帐篷的价格便宜,30。更主要的,我觉得这里比较符合我的想象。

接下来是吃饭,我们回到“神湖”的大帐篷里,要了个羊肉炖萝卜,还有个什么菜,总之很难吃,根本不熟,肉切的大大小小。

不幸的开始,我开始头痛,浑身上上下下,说不出的不舒服。外面是金灿灿的惨白。我们躲进小铁房,结果是越躺着,越头痛,发热。我知道,这下问题大了。下午3点的时候,我们挣扎着爬起来,吃高原安、散利痛。走出来,外面一片眩目的光,感觉什么都是白的。我以最慢的步伐向湖边挪去。我像一个垂死的朝圣者,步履蹒跚的向波光粼粼大湖走去。湖水淡蓝,折射太阳的光辉。远处的雪山依旧,白云轻浮。此时,我觉得自己的太阳镜实在不行,感觉阳光可以轻易的穿过它,直射我的眼睛。我堆坐在湖边。我觉得自己快要死了,当然是有些夸张,但确实无比难受。

大约坐了将近半个小时,我狼狈的向回挪。步步艰辛。

铁房子里面更是热浪滚滚。我再次无比后悔来到西藏,来到这给人无穷折磨的地方。现在是进退维谷。

我发现了个好地方――铁房子下面荫凉的影子,和nana找了个木礅,坐在下面。相对凉快,拿出来之前的带来的葡萄和柿子,开吃。
太阳的光芒开始有些减弱,搬出一张小桌,要上一壶甜茶,吃着葡萄。生活又恢复了美好。

[ 本帖最后由 红茶 于 2006-11-10 11:54 编辑 ]

TOP

那夜,那雨,那木措
傍晚,夕阳照在巨大的经幡上,给人无限的落寞之感。湖水围着一个巨大的半岛,或者说是一座石山,上面撤了无数经幡。觉得身体好些了,就绕着山走走。太阳一步步向下坠去,湖面被风吹起。远处的念青唐古拉清晰的注视着那木措。艰难的走着,几个驴友专注的凝望着日落。实话实说,那木措的日落,并不向想想中的那样壮美,但清冷的湖水、坚硬的风和默默的雪山让一切增添了非同一般的气度。风,越大。波涛浮动。太阳落去,天地一片暗蓝,挺美,美的有些让人怕。

开始,我只是想走走,没想到,最后成了转山。最后有点筋疲力尽之感。帐篷亮起了灯火,在深蓝的夜色下分外温暖。

回到“神湖的中央大帐篷”,里面各方驴客已经开始了晚餐。我们没有什么胃口,和熟悉的朋友们打声招呼。和nana坐在角落,点了两碗面条。觉得很好,要比中午半生不熟的羊肉和米饭好多了。据说晚上会有藏族歌舞,但我觉得累了。回到中央帐篷外面的铁皮房,才发现隔壁已经有人住下了。

没有睡袋,我和nana一人两床被子,浑身上下捂的严严的。等待寒夜的来临。

这一排小小的铁房子,在巨大的湖水和无穷的黑夜之下,显得更是弱小。我想起列维坦的《墓地上空》,也是巨大而阴沉的天空,涌动的河流和在河边墓地中的微微灯火的教堂。

一个小灯泡,微微的黄色的光。我们各自将身体埋在被里。睡不着。远处传来欢笑声、歌声。大厅的表演应该开始了。关灯。

深夜,风起。寒夜降临。
冷风吹打着墙壁,在空旷的大地上,远处的狗叫声联成一片。我在朦胧中醒来,不知是那阵风吹过,雨夹杂着冰雹敲击着屋顶。时停,又来。
狗声不停地叫着,雨停了。狗声使这里显得更加空旷。我再次从朦胧中醒来,我决定去方便一下,另外,在我的想象中,看看那木措的繁星。
深夜已经不供电了,我摸了一件羽绒服,短裤,带着手电出了小房。出乎我的意料,四周一片漆黑,漆黑的什么也没有。只看见几座帐篷,被压制在茫茫黑夜之下。

夜在寒冷中度过。

在路上
清晨,那木措异常的安详。朝阳是吉祥的颜色。
中午,旅行社的大巴车来接我们,离开了这个痛苦、神秘和留恋的地方。不知道是因美丽而痛苦,还是因痛苦而留恋。
过当雄,再过念青唐古拉山的时候,雪山完全出现了。很像高耸巨大的的白云。好像顾成曾经说过,白云是城市的雪山。仔细看看,雪山是高原的白云。

在乔的帮助下,我们明天将踏上西行的路,目的地是珠峰。乔帮忙租的,两辆丰田4500。

19日早,辆车出发,第一辆是我和nana,还有后来来认识的毛叔叔父子。第二辆是苦禅一家和彩虹姐。出拉萨,穿过格鲁湿地(不知道是不是这么写),延拉萨河,再向南。在雅鲁藏布江边做了短暂的停留。开始翻山。曲折的盘山道,汽车绕山而行。这里的牦牛仍在山坡上漫步,这条路上的车几乎都是旅行者的,各省的都有。汽车越升越高,远远的山脚,远远的江水,远远的云,在晨光中显的生机勃勃。
上午,11点的时候,我们看见了羊湖,后来看地图,那是羊湖的一部分。狭长的、绿色的、平静的湖。西藏的圣湖之一,我们没有下到底,据“腊八”师傅说,下面在修路。后来听人讲,主要是司机的信仰,他们不愿意带游客到湖边去。藏人们牵着藏獒和游客们合影,狗很温顺。但一路上我对从商的,尤其是风景区的藏人们印象不是很好,所以也就没凑热闹,中午开始下山。

一切都很顺利,只是吃饭遥遥无期。腊八师傅说那里太贵,可以在路上找个便宜一点的吃。于是,只有忍耐一下了。

原来,汽车行驶也可以这样,漫长。我们沿着雅鲁藏布江的河谷前进,不停的前进。我们都很兴奋,不停的对着窗外的风景拍照,渐渐的饿了。翻兜。吃了一些巧克力。下午2点多,车里没有了谈笑,安静了下来。我坐在前排,河谷变得越来越漫长,也许是累了、可能是饿了。反正我睡着了。

还在迷蒙中,我看见一座高山顶天立地的摆在路口。晴朗的天空,有云飘荡其间。我挪了挪身子,继续用迷蒙的眼睛打量着车窗外的风景。开一点窗,让风进来,车窗内一片沉寂。雅鲁藏布江依旧在车的旁侧,滔滔流过。汽车沿着公路一路向前,伸向远方,远方伸向哪里?我愿意就这样继续走下去,不停的飞驰。车里很安静,只有微胖而健壮的腊八师傅,汇神的注视前方。汽车转过高山,穿过挂满经幡的大桥。路程开始险峻起来。

以下,一直到下午3点,我们在路边的川菜小馆里吃了午饭,做的不错噢。

以下,到四点,我们驶进日喀则。――在耀眼的阳光下

TOP

同一战壕的战友拥抱下
一气呵成,读后犹如重返西藏。写的好!!!
请点击我的侠骨柔肠小博客,您会看到更多的手记

TOP

喜欢你写的唱经那一段……好有气势……
当我想流泪时,我把头高高的扬起

TOP

谢谢

TOP

好篇"西游记"
谢谢分享你的经历,不知为何我就没你那么深的感触,虽看到很多平常不可能看到的东西,但不知为何感动总是一晃而过,之后就烟消云散了,真怀疑我神经是不是出问题了.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