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去西藏! 请登录 免费注册

购买保险  汇款方式

您的位置: 去西藏论坛 » 驴友笔记 » 2010元旦西藏行(珠峰 /拉姆拉错)【完】

2010元旦西藏行(珠峰 /拉姆拉错)【完】   (本帖图片)

2010元旦西藏行(珠峰 /拉姆拉错)【完】
作者:jabberer,转载请注明原作者及去西藏链接。
http://bbs.quxizang.com/topic/33799.html

这次去西藏是个很突然的决定,走前不到一个月才下定决心,虽准备时间比较仓促,但有2008年的经验,也还不至于无头苍蝇般两眼一抹黑。选择恰当时机和老板请了假,订好机票,联系好西藏的包车,并在几个论坛上发帖看能否找到几个同好,以分摊车费(结果是没有,呵呵!)。为避免家人担心,一直到离开北京都没有和老爸老妈们通报。

12月25日,北京,天气晴好,照例上班处理手头的工作,看上去一切正常,可下午的一个电话几乎打乱一切,游易网客服电话说我们预定的航班取消了,要我改签,而且必须到机场改签,顿时升起无名火。只有5个小时了,出现这样的意外,是否预示着此次行程的不顺?无瑕顾及更多,匆匆忙回家拿起行装,和媳妇赶赴机场,先到3号航站楼将川航3U8834航班签转到南航的CZ8106,然后赶到2号航站楼等待登机,22:30我们飞离北京,两个半小时后,到达了重庆的江北机场,在机场苦熬半夜,12月26日清晨,我们乘坐的川航3U8633准时飞向拉萨,10:40,我们终于到达了拉萨贡嘎机场,来路虽有波折,还算顺利。

在机场迎接我们的除了高原特有的明媚耀眼的阳光,还有我们包车的司机师傅旺堆,40岁左右的年纪,黑红的脸膛,典型的藏族汉子,旺堆的汉语一般,在特定场景下就特定目标的交谈还行,天马行空的聊天就完全不知所云了。按照约定好的行程安排,我们应该去桑耶寺,可旺堆说山南的雅鲁藏布江大桥在整修,无法通行,需要绕道很远的另一个大桥或者坐渡船才行,听得出他有点畏难,还好我的功课做的很好,临时决定改变行程去敏珠林寺。

沿着101省道向东,一路都在雅鲁藏布江边行驶,过了扎囊县后不远,我们就离开省道,向南驶上一条土路,在西藏除了国道外,很多地方的公路都是这种俗称“搓板路”或“碎石路”的土路,十分颠簸,约10公里左右,我们到达了隐藏在一个普通村落中的敏珠林寺。





敏珠林寺是藏传佛教宁玛派的主要寺院之一,“宁玛”是“老旧”的意思,宁玛派用现代话讲就是比较守旧保持传统的派别,尊“莲花生”为祖师,莲师在藏传佛教的历史上可谓声名显赫,对于普通人而言,如果你只想了解一点点藏传佛教的知识,那你只需记住三个人即可。第一个就是这位莲花生大师,在吐蕃赞普时代,他同寂护大师一起,在赞普赤松德赞的鼎力支持下,开创了佛教在西藏传播的先河(松赞干布时代佛教在藏区并没有广泛传播),我们原计划要去的桑耶寺就是西藏地区第一个“佛法僧”三宝俱全的寺院,而莲花生就是桑耶寺的设计者,在桑耶寺出家为僧的7个藏族贵族子弟也被称为“七觉士”,莲师最杰出的贡献还不止这些,在佛教与西藏原始宗教——苯教的斗争中,他采用兼收并蓄的原则,吸纳了众多苯教的山神护法为佛教所用,才最终确立了佛教在藏区的地位,所以藏人称之为“第二佛陀”,而他传教的时期也被称为藏传佛教的“前宏期”。第二个人是阿底侠,在吐蕃王朝最后一位赞普朗达玛灭佛500年后,佛教在它的老家印度因伊斯兰教的入侵已经到了山穷水尽的地步,那兰陀首座(据说)阿底侠正在为寻求佛教的新出路焦头烂额的时候,古格王朝来人邀请他入藏,如同多年以后萨迦班智达受蒙古人之邀一样,阿底侠来到西藏,开创了藏传佛教的另一个兴盛时期,史称“后宏期”,他所创立的噶当派也名噪一时,后为格鲁派继承。第三位大师就是鼎鼎大名的宗喀巴大师了,就是北京雍和宫大殿里供着的那位,他是青海西宁附近的宗喀地方人,应该就是现在的塔尔寺一带,宗喀巴作为格鲁派的创始人,最为人熟知的就是源自他门下的两个活佛转世系统“达赖喇嘛”和“班禅喇嘛”,即使在今天,我们也能随时随地的从各种新闻管道获知不消停的十四世达赖丹增嘉措和少年有为的十一世班禅确吉杰布的各种消息,他们的功过,不予评说。(写到这里发现写的有点跑题,而且罗嗦,打住了)

作为宁玛派的寺院,敏珠林寺在藏医药和藏历两方面算是出类拔萃了,也有说它藏香的制作很牛,可我只听说尼木藏香才是最好的,也许这里距离尼木不远,人们以讹传讹也未可知。

我们去的时候正赶上村民在为寺院清扫,一边的廊下几个藏民在为制作好的佛像鎏金,可能是佛像装藏开光前的焚香沐浴阶段。历史上藏区有三大领主的统治传统,一是寺院,二是地方政府,三是贵族。寺院附近的村庄通常都是寺院的产业,农民为寺院服务的思想根深蒂固,即使民主改革了多年,也无法改变他们的生活轨迹。在今天的西藏各地,农牧民们辛勤劳作一年后,最虔诚的信徒会一步一叩首的前往圣城拉萨朝拜,而一般信教民众则选择在附近的寺院布施自己的财务以保佑全家的幸福生活。我们不能评说其中的是非,因为地处如此高寒缺氧的恶劣环境下,藏族的先民们以渺小身躯对抗强大自然,难免会求助神明的外力帮助,因此以我们所受教育和认知水平来衡量判断他们所作所为的正确与否显然有失公允,正确的态度是我们去看去想去感受,也就够了。




在敏珠林寺转了有1小时左右,我们就离开了,原计划当天住宿在山南的泽当,考虑到泽当距离明日的目的地拉姆拉错太远,一天往返两地有点慌张,于是临时决定今天赶到加查县。

去往加查全程都是搓板路,而且要翻越布丹拉山口,十分难行,大约2小时后,我们到达了布丹拉山口,风马旗包裹着巨大的山门,在风中咧咧作响,一个藏族少年在山口处开了一个小商店,售卖饮料和风马旗,我花30远买了一条风马旗,写上自己的祝愿后,他帮我挂在了绳索上,希望我的祝福能够借助山风传递给那些神通广大的神灵们。

下山也是一样的搓板路,有颠簸了一个半小时,我们到达了加查县,一个位于雅鲁藏布江河谷里的小县城,一条小街不足一里,人口稀少,因为是旅游淡季,也没有游客,我们选择了最好的神湖宾馆入住,酒店设施一般,水龙头没水,原因很简单,天冷管道都冻了,电力不足空调不能用,唉......,出门在外,一切从简了。吃过晚饭看了一会电视(台很少且图像效果很糟糕)就睡了,因为明天一早要去神湖。

进藏的第一天,兴奋而忙碌。

(贴图片太麻烦了,大家有兴趣可以去我的博客看:http://blog.sina.com.cn/jabberer

[ 本帖最后由 jabberer 于 2010-3-10 13:15 编辑 ]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 admin 魅力+10 精品文章,加分鼓励! 2010-2-25 14:44

TOP

12月27日,我们6点多就起床了,西藏天亮的比内地晚,通常要9点左右才出太阳,在这个偏僻的藏区县城,几乎没有任何城市灯光,夜黑的很彻底,只有皎洁的月光和稀疏的星星,在黑漆漆的天幕下闪亮。从加查县城出来不足百米,是一座钢结构的雅鲁藏布江大桥,约百米长,钢梁上缠绕着风马旗,在无风的夜中静静的垂着,过了桥就进山了。

进山的路位于一条山谷中,在很多的户外徒步指南中,这里都是著名的徒步线路——崔久沟,可惜暗夜掩盖了一切,只有黑魆魆的山伏在路边,这段路有60公里左右。8点左右,天渐渐的变白了,两边的景物清晰起来,一条蜿蜒的小溪就在路边,两边枯萎的植被依稀可以想见它们春夏日的生机勃勃。

经过近2小时的颠簸,我们到了山谷尽头,一座碎石堤坝矗立在眼前,约有150米高,一条人工修筑的石板台阶路盘旋而上直达坝顶。车停处海拔5150米,有明显的气短心虚症状,脚下也很绵软,稍稍调整一下状态,我们就开始攀登了,不设身处地,很难想象个中滋味,近在咫尺的路,却似乎遥不可及,几步一歇,缓慢前进,旺堆师傅穿着皮鞋,背手拿着佛珠,一路念叨着经文,闲庭信步的走在前边,不时的停下来招呼我们一下以资鼓励。

路两边有大大小小的石堆,如玛尼堆,如佛塔,偶有一、二石堆上覆衣物,若人偶。从顶部张开的风马旗几乎覆盖了整个坝顶,一直延展到很远的石路上,以至于我们不得不经常从旗下穿过。

终于,40分钟后,我们到达坝顶,扶着一个白色的煨桑炉喘息了一会,我们才真正站上坝顶,一弯湖水静静的躺在谷底,两侧山坡上各有一条小溪的痕迹,可能那就是这湖水的源头,齐秦的那句歌词形象而生动“高山上的湖水是藏在地球表面上的一颗眼泪”。这就是我不远万里,费劲周折所要看到的神湖“拉姆拉错”,它曾无数次的在我阅读的书中出现,在网络图片中出现,令我神往,当它真的出现在我的面前时,到有些不知所措了,好久我都没有仔细的审视它,而只是拿着相机不断的按下快门,终于可以抚平心神,平静下来仔细的看看它了,冰冻的湖面泛着白色的光,凝神观看,未见前世,未见来生,一万平米的湖面如同羊脂玉一样细腻静谧安详。



拉姆拉错是藏传佛教中最神圣的神湖,虽没有纳木错的宽广,羊卓雍错的华丽,班公错的多变,但它在藏传佛教徒的心中却有着至高无上的地位,究其缘由,说来话长了,当年二世达赖喇嘛根敦嘉措尚未得到格鲁派的认可,仅仅是作为“可能的”一世达赖根敦朱巴的转世,游历前后藏,遍访名师大德,虚心求教,中年时期,终于被认可为一代名僧,在藏传佛教的史籍中,我们可以清楚的发现,几乎所有的高僧大德都是通过建立寺院,创立教派而得以青史留名的,当年的根敦嘉措也一样,他终于募集到一定数目的财物,并在当地领主的支持下,开始建造曲科杰寺,最初规划的曲科杰寺有一座82根柱子的大经堂,其规模之宏大,即使在今天也十分罕见(举个例子,八思巴建造的萨迦南寺的大经堂也只有48根柱子,由此可见曲科杰寺是个多大的寺院),在它的巅峰期,有1500左右的僧人在寺修行,是山南地区最大的格鲁派寺院,鼎盛一时。现在曲科杰寺已经完全毁坏,只剩下残垣断壁。根敦嘉措为了提高曲科杰寺的地位,将其后山的拉姆拉错认定为吉祥天母的魂湖,吉祥天母是大威德金刚的佛母,大威德金刚是历辈达赖喇嘛的密修本尊神,因此吉祥天母(也称班丹拉姆,在藏区几乎随处可见)也就成了达赖喇嘛,乃至格鲁派,甚至全藏区的守护神,拉姆拉错作为她的魂湖也就拥有了无与伦比的宗教地位,从那以后,每一世达赖喇嘛都要到曲科杰寺和神湖拉姆拉错去朝拜,而当达赖喇嘛去世后,僧人也会到拉姆拉错观湖以确定达赖喇嘛转世的方位和情况,这是确认转世灵童的重要依据(戈尔斯坦在《喇嘛王朝的覆灭》中记载了十四世达赖喇嘛转世时,当时的摄政热振活佛就是在拉姆拉错看到转世灵童家的院子和院子里的树,以及房屋、道路朝向等情况)。因此,人们传说可以通过观湖,看到自己的“昨天、今天和明天”。可惜的是我没看到,呵呵。

在坝顶5300的海拔高度,气压只有505MPa,停留了约半小时后,我们就开始下山了,下山的路就容易的多了,没做任何停顿,就顺坡而下了踏上归程了。

在崔久乡,我们停留了10分钟,从半山处遥望了已是废墟一片的曲科杰寺(现在都称为“琼果杰寺”),在平缓的山谷低地,依稀还可看出它当年的辉煌。



再次穿越美丽的崔久沟,进来时模糊的景色都清晰的展现在眼前,确是人间好风光,虽在朔月,依然掩饰不住它过去有过以后也还会不断出现的枝繁叶茂花团锦簇。

一个半小时后,我们回到了加查,吃过午饭就匆匆上路,再次面对颠簸的碎石路翻越布丹拉山,可能是早上高海拔的爬山消耗了太多的精力,媳妇感觉极度不适,头疼恶心,四肢无力,直到拉萨才有好转。

一路无话,快到拉萨时,我们终于见到了大佛山的大佛,上次进藏我就看到过它,当时以为是近代信徒所刻,后来在书中得知,这也是一座雕刻于元明时期的佛像,这次路过,免不了下车仔细瞻仰一番。

傍晚时分,我们终于达到了拉萨,入住小皮(去西藏论坛的版主)帮我们预定好的罗林酒店(做下宣传,罗林酒店位置不错,住宿条件也很好,有24小时热水,就是目前上不了网,也许是当时故障了,楼道里能看到cisco的无线路由器,总之是物美价廉)

紧张的一天过去了,明天要在拉萨等待办理边防证,很轻松,刚好可以休息休息,明日继续

[ 本帖最后由 jabberer 于 2010-1-12 12:22 编辑 ]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 admin 魅力+15 不错啊,这么快就发游记了? 2010-1-18 13:19

TOP

昨天很晚才到拉萨,今天按计划是一个休息日,这次西藏行程有两个目的地,一是“拉姆拉错”,二是“珠穆朗玛峰”,去珠峰需要办理边防证,在来之前上网查阅了办证事宜,发现在居住地办理十分复杂,到了拉萨办理则十分简单,不过要多花些钱,50元/张。

早上一觉睡到自然醒,拉开窗帘,阳光一下倾泻到床上,暖意融融。和小皮约好下午来取身份证(办理边防证),上午没事就决定去罗布林卡(“林卡”就是园林的意思,“罗布”不知道,估计是个吉祥的意思)转转,上次来拉萨几乎每个旮旯都去了,就没去罗布林卡,是因为我觉得园林这个东西,西藏限于自然条件怎么也弄不出什么花样来。






罗布林卡始建于七世达赖喇嘛格桑嘉措时期,后来不断扩建,直到十四世达赖喇嘛丹增嘉措接受西藏和平协定后,还建造了“新宫”,几百年间,罗布林卡一直作为达赖喇嘛的“夏宫”使用,用途类似咱北京的圆明园,每年的3、4月份,天气转暖后,达赖喇嘛就搬到罗布林卡办公,直到10月份天冷才搬回布达拉宫猫冬。

罗布林卡在拉萨的西边,和西藏博物馆面对面,打车10元就到,东门是罗布林卡的正门,像西藏大多数的庙宇一样,挺大的气势,挺小的门。门票60元,安检很严格,进入园内,明显感觉树木比外边多,但较之内地的园林还是差的远了,沿着一条不太宽的石板路,没多远就到了格桑颇章,一座二层的小佛殿,面积很小,院子也不大,几个工作人员在长条凳上晒太阳,因为是冬季,几乎没有游客,只有两个藏民在廊下磕长头。

出了格桑颇章,向西沿黄色的宫墙绕了好大一圈,到了罗布林卡的北门,从这里向南是一条长长的甬道,中间就是进入金色颇章和新宫的大门,在一段长着竹子的林荫路中段,有一扇门,进入后一个不大的人工湖出现在眼前,两个明显汉式的亭子坐于湖面,四周连以石桥,几只好像是鸭子的,也可能是大鹅的家禽在结冰的湖面上徜徉。穿过湖,岸边有一座二层佛堂,转了一圈后,从进入的大门返回。

向北看,耀眼的阳关照在“新宫”的金顶上,金碧辉煌,新宫是50年代十四世达赖喇嘛建造的宫殿,因为已经解放,里面的家具和设施已经颇有些现代的意味,比如有浴缸和抽水马桶,沙发也取代了卡垫,新宫中最值得一说的就是两侧宫殿内墙上的壁画了,它描述了西藏历史中的很多重要片段,几乎就是一部简明西藏史。

在园内转了有2个小时,出园后,我们就直奔八廓街了,八廓街就如同拉萨的心脏,是这个城市一切活力的源泉,即使在这个没有游客的冬季,各地朝拜的农牧民也把个八廓街挤得水泄不通。

匆匆转了一圈,就从小昭寺路回酒店等小皮了,边防证办好时已经是傍晚了,我们从酒店出来,迎着西斜的太阳前往布达拉宫广场,想看看日落时的布宫,时间掌握的刚刚好,当我们到达广场时,药王山将将要遮住太阳,一抹余辉洒在布达拉宫雄伟的身躯上,在湛蓝天空的映衬下,愈发显得气势磅礴,气势逼人。



十几分钟后,太阳完全落山,我们就回转酒店休息,等待明天的远征了。

TOP

楼主请继续!!!
期待更新中!!!

TOP

期待。。。。。。。。

TOP

12月29日,今天我们就要开始珠峰之旅了,9点左右,司机琼达一到罗林,我们就出发了,刚一上318国道,就遇到了一队军用运油车,有几十辆之多,我们就一个接一个的超车,费了不少劲。

第一站是日喀则,这段路限速70km/h,沿途设了三个计时检查站,所以车速快不了。我们总是提前十多分钟到达计时点,不得不停在路边耐心的等待,这段路修筑在雅鲁藏布江边,江水一直陪在我们左右,时而是两山夹击的河谷,时而是开阔的冲击平原,远处是连绵的山脉,偶尔有零星的雪山突兀其间,不断变化的景色使得原本乏味的坐车似乎也生动起来。



中午13点多,我们终于到达了后藏中心日喀则,在一家陕西风味的饭馆吃过午饭,没做停留就继续前行了,从扎什伦布寺前驶过时,壮观的殿堂庙宇让我对回程时的拜访多了几分期待。

16点左右,我们到达了拉孜,这里是319国道和318国道的分叉处,319通向阿里地区,318通往樟木口岸,我们继续沿318国道到了5000公里点,我没弄清318国道从何处算起至此是5000公里,这里有一个小型的纪念碑和一个被称为“上海广场”的小广场,想必是上海援建的。

再向前就要翻阅5150米的嘉措拉山了,地势缓慢上抬,盘山公路旁已经开始有积雪了,但路面很干,不影响行车,没感觉到有太长的盘山路就到达了山口,这里的风很大,巨大的山门被风马旗密密匝匝的包裹着,山门正中写着“欢迎进入珠穆朗玛国家级自然保护区”,在山门一侧的路边,一块很小的石碑写着“嘉措拉山,5248米”,还有一块更小的石碑,写着“拉孜,1KM”,看来这是拉孜和定日的分界,令人称奇的是这里居然有一个公厕,而且是二层的,在5000多米的地方,爬上一个二层高的厕所,也是一个颇耗体力的活,下来时觉得脚软气短心虚。

过了山口约一公里,就是被称为珠峰观景台的地方,没有想象中的“台”,只是一段比正常路面宽很多的路,从这里可以在两山的夹缝中看到虚无缥缈的珠峰,第一亲眼见到珠峰,没有想象中的宏伟,如不特意指出,很容易就会把它忽略在群山之间,有点“泯然众山矣”的感觉。




过了嘉措拉山,一个多小时后我们就到了定日县的白坝镇,所谓的镇不过是在500米左右的公路两侧有些饭馆和旅馆罢了,从这里到定日县城协格尔还有一段路,但这里是进入珠峰的节点,因此来珠峰的人都会在这里住宿(夏季也可住宿到绒布寺或大本营,我原本也是想住宿在绒布寺的,可小皮和琼达都劝说我放弃,我决定还是听从他们的建议),我们选择了最好的定日珠峰宾馆,和藏区的其他县城一样,这里也没有自来水,电也只供到10点多,且电压及不稳定,安排好行李后,我们直接去了厨房,因为是淡季,所有的汉族都回家了,只有本地的几个藏民在打麻将,国粹的魅力果真无可阻挡,我们吃了点面条,又和他们喝茶聊了会天,在一个小时左右的时间内居然就停了2次电,从他们从容的应对中可以看出停电是家常便饭的事。

20点,我们就回去睡觉了,第一次在海拔4200米的地方过夜,还是有点头疼,一夜都没睡好,辗转到天明。

TOP

12月30日,凌晨5点,饱受折磨的一夜终于过去了,按计划起床,简单洗漱,琼达已经在大厅等候我们。外边的风很大,天很冷,周下是无边的黑暗,整个白坝镇没有一丝的灯光,月依旧皎洁,我们像潜伏的夜行动物一样,静悄悄的溜出镇子,驶向黑暗。

出镇约一公里,就到了军队的边防检查站,远远的就听到柴油发电机的低吼,验证大厅的灯在黑暗中格外的醒目,一个年轻的边战士神情威严的坐在台子的后面,接过我们的证件后,一一核对,并提醒琼达的证件只有一天的有效期了,在做过登记后,我们继续上路了,从这里到珠峰的104公里,全部是碎石路,而且要翻越一座4900米的高山。

因为即将看到那座神秘的山峰,我们没有一丝困意,公路四周的高山在月光下鬼魅般如影随行,大约半小时的车程后,一座藏式的门楼截断了去路,这里是珠峰的检票处,四下查看空无一人,搬开栏杆后继续前行,又半小时左右,再一栏杆截住去路,原来是边防武警的检查站,值班室没有一丝亮光,我们不停的在窗上敲击,刺骨的寒风迅速把我们冻僵,好一阵市内才亮起了手电的光束,一个睡眼惺忪的哨兵把窗子拉开一条缝,把我们的证件拿进去登记,时间因为寒冷而变得格外漫长,终于核验完证件,还好这是最后一个检查站。

路开始不断向上,一个接一个的发卡弯,如同在不足百米的道路上进行折返跑,无穷无尽,仿佛永远也到大不了山顶,据说有人统计过,这段盘山路有131个弯,终于到达了山口,从这里可以看到4个8000米以上的山峰珠穆朗玛峰、洛子峰、卓奥友峰、马卡鲁峰依次排开,颇为壮观,在月光下,我们能依稀看到连绵的群山中几个白色的凸点,因为回来时还要来这里,所以我们没有停车,继续前行了,下山的路依旧是没完没了的发卡弯,终于过了这段颇有些折磨人的山路后,海波降到了4000米,路也不再是弯弯绕,令人称奇的时,路边不断有小村庄闪现,真佩服这里的人们克服恶劣的自然条件顽强的生存的能力。

8:15,我们到达了绒布寺,珠穆朗玛峰就静静的矗立在前方不远处,除了它就只有路边的白塔映着雪白的月光迎接我们的到来。再往前,路面开始出现了冰,有时整个覆盖了道路,琼达小心翼翼的驾驶着汽车,转过一个屏风一样的石坝,一块巨大的开阔地展现在眼前,这里就是珠峰大本营了,每年的登山季,世界各地的登山爱好者、做生意的当地人、游手好闲的游客和穷极无聊的性情中人都会把这里变成一个小型的“联合国”,遍地的帐篷将覆盖整个山谷。而现在,空荡荡的山谷只有我们三人和呼啸的山风。

身处谷地,两侧是高山夹击,珠穆朗玛就屹立在眼前,没有想象中的夺人气势,天空渐白,我在网上看到的日照金山的景象没有出现,一个低级的地理错误直到日上三竿我才恍然大悟,在冬季,太阳位于南半球,我们在珠峰的北侧是看不到日照金山的,只有尼泊尔一侧才能看到。

开始,天空没有一丝云彩,随着天光放亮,峰顶的一侧出现了一丝云带,渐渐的变红,想起了喜儿的二尺红头绳。慢慢的云带变大变白,天空也由灰变青变蓝,虽还看不到太阳,但四下的景物已清晰起来,直到一抹红云掠山旁边的山峰,天亮了。

山谷中有一个不高也不大的土台,上面立着珠峰测量纪念碑和高程起始点,在5100米的高度爬上这个小土台还是费点力气的。在山谷中停留了约40分钟,在凌厉山风的催促下,我们准备离开,这时,又有一队游客上来了,十多个人两辆车,似乎就是我们在318国道上曾经遇到过的那队游客。





10分钟后,我们回到了绒布寺,这座宁玛派寺院不太大,只有一个方方正正的院落,二层的大殿供着宁玛祖师莲花生,大殿的墙上绘着精美的壁画,而且让拍照。这座僧尼混合的寺院除了拥有“海拔最高的庙宇”光环外没什么特别之处。出来的时候,几个藏民很热情的上来和我们拍照,还比比画画的说了些什么,可惜我一句没懂。





踏上归程,来时模糊的景象都清楚的一一展现,沿途的村庄、农牧民、羊群令你很难把他们和珠峰联系到一起,在我们的概念中,这里应该是个人迹罕至的地方,可实际却是生机勃勃。

再次经过痛苦的发卡弯时,因为可以到看到4座高山一字排开的壮观景象,而变得兴趣盎然,没当转过弯从座位一侧的车窗看到“四大金刚”时都很激动,随之而来的就是车辆转弯后看不到了它们,车再次转过来时又看到了他们,又是一阵激动,在周而往复的激动、期待、激动中到达了4900米的珠峰观景台,可这里却受到两侧山峰的限制,而无法看到全景,如同安装一个蹩脚的镜框,令我懊丧不已,后悔没有刚才在发卡弯那里停车拍照,过去的就不可挽回,在无比郁闷的心绪下拍了几张照片就离开了。(特别提示:看到我这文章的且准备去珠峰的人注意了,一定不要在观景台拍四大金刚,而要到绕过观景台后的发卡弯那段路上去拍,视觉效果相差巨大)


13点,我们终于回到了白坝镇,原本准备在这里吃过午饭再走,可所有的饭店都只有藏餐提供,和琼达商量后,决定到拉孜吃午饭,于是就继续赶路了。

TOP

到珠峰还看到旗云,说明RP相当的好。

这张全景很漂亮哦,就是有点小了。

TOP

真佩服楼主的勇气,这么冷的季节都去了珠峰,想想我们真的汗颜。没有去成珠峰也许是我一辈子的遗憾了。

TOP

珠峰!!!向往中!!!
放心,我会来的!!!
楼主继续啊!!!

TOP

真是由衷的向往,“向往”用在这里最贴切啦!
楼主希望在讲一些沿途各地的各种费用好吗,呵呵。

TOP

前注:这篇文章写了近3个小时,够累的,看客们可仔细看,别走马观花的光看图,呵呵



在拉孜吃过午饭后,我们就马不停蹄的直奔萨迦寺,从拉孜到萨迦寺约有50公里,沿318国道行驶不到30公里,有一个很醒目的牌坊门,写着欢迎您到萨迦古城的字样,从这里下国道,走一段25公里左右的砂石路就到了萨迦县,远远的就能望见一座红色的城堡,在一片有低矮房屋组成的村落中显得格外扎眼。



萨迦寺素有“第二敦煌”之称,可在我看来,它比敦煌要有过之而无不及,且不论它曾经的“首都”地位,单以文物艺术论,敦煌历经各国列强洗劫,加上那个记不住名字的张道士,抑或是李道士的无耻出卖,保存下的文物已经所剩无几,曾经精美的壁画也因环境恶劣,保护不善而脱落殆尽,只剩下那些残破的洞窟还强撑着往昔的辉煌。而萨迦则从创立至今,一直得到僧人的有效保护,萨迦北寺虽毁于浩劫,但作为主体的萨迦南寺却历经近千年而好毫发无损。

说起萨迦寺就不得不对萨迦的历史做个交代,萨迦派是藏传佛教中一个比较有特色的教派,它传承自阿底侠大师,授“道果法”。萨迦的创始人款.官却杰波属藏区六大姓中“冬”氏的分支“款”姓家族,“款”是个很怪的姓,因为在藏语中它是“仇恨”的意思,之所以有这么古怪的姓氏,相传是因为“款”姓始祖是一场夺妻战斗的产物。当然,现在的萨迦款氏家族并不认可这种说法,他们坚信自己的家族传自神话中的天神“玉仁”,在西藏的历史上,很多贵族家庭都习惯把自己的祖先认定到某一个天神,我们就把这当成一个风俗吧。

款氏传到官却杰波时,正逢藏传佛教的后宏期,各地教派如雨后春笋般出现,而各地的封建领主们也愿意通过和教派的结合来更好的统治子民,从史料看,官却杰波应该也是萨迦当地一个富裕户,他从卓弥译师(是藏传佛教史上一个赫赫有名的人物,包括噶举派的玛尔巴等很多大师都曾经在他门下学习)处学习了“道果法”后,在萨迦建立了一个很小的寺院,现在已经不存在了,史上称之为“萨迦古寺”,一个偶然机会,他在奔波山上看到现在萨迦北寺所处的位置很吉祥,于是用很小的代价将其买下(据说是一匹马加一串珠子,还有点什么小东西,估计当时的土地所有者也是半卖半送了),建立了萨迦寺,后来称为萨迦北寺。

官却杰波的发妻一直无子,在50多岁时,他娶了当地领主的一个女儿,后产下一子。关于他娶这个领主女儿的过程还有一个很有传奇的故事,限于篇幅,我就不讲了。这个儿子就是大名鼎鼎的款.贡嘎宁波,贡嘎宁波很小的时候,官却杰布就去世了,贡嘎宁波继任了萨迦的教主之位,他走遍藏区,向各高僧大德求教,使得自己成为当时颇有影响力的高僧,并使萨迦派得到了其他教派的认可,应该说是贡嘎宁波真正的建立了萨迦派。贡嘎宁波也是老年得子,不过他运气好,有三个儿子,其中的索南孜摩和扎巴坚赞先后担任了萨迦法王,这父子三人被称为萨迦派的“白衣三祖”(注:白衣三祖中不包括萨迦寺的创立者官却杰布,很多人会弄错这个事),之所以成为“白衣”是因为他们都没有出家,只能算居士,这三人与后来的萨迦班智达和八思巴并称为“萨迦五祖”。现在,在萨迦南寺的各大殿中都可以看到这五位的塑像,其中有三位是包头巾的,那就是白衣三祖,而萨迦班智达和八思巴则是标准的喇嘛装束。索南孜摩和扎巴坚赞都没有娶妻生子,三兄弟中最小的一个叫贝钦沃波,他没有当过萨迦法王,可他生了两个儿子,其中一个就是被称为“萨班”的萨迦班智达,另一个则是八思巴的父亲。看萨迦的款氏家族历史可以发现,款氏家族自萨迦派创立后,都是保留幼子延续血脉,继承祖业,这种“把所有鸡蛋都放在一个篓子里”的做法也导致了款氏家族一度出现无人继承的尴尬局面,这是血脉传承制度在佛教继承制度上的一大弊端,最终是活佛转世制度彻底的改变了教派继承人的问题,但萨迦派一直保留了血脉传承的方式。

从萨迦班智达开始,萨迦派真正走上了它的辉煌历程,之前它最多算是藏区多如牛毛教派中的几个比较粗的牛毛当中的一个而已。在萨迦班智达时期,正逢元朝的全国统一战争进行时,当时的蒙古大汗为了进攻宋朝,希望通过四川对宋朝进行夹击,因此有必要笼络西藏,蒙古人采用了敲山震虎的策略,先攻取了拉萨北面的热振寺,杀死僧人五百余,而后邀请当时的各派高僧前往蒙古,藏人畏惧不敢前往,只有萨迦班智达带着侄子八思巴和恰那多吉(后被蒙古人招了女婿,封为“白兰王”派回藏区,有点像有名无实的藏王,后来还有多个款氏家族的子弟娶了蒙古公主,承袭“白兰王”爵位,这种藩王镇边的制度是元朝特色的统治方式)前往凉州,被阔端(当时受封管理西藏的蒙古王子)奉为上师,一举成为西藏各教派的领袖,后来萨迦班智达死于蒙古,并将教主之位传给了八思巴。

八思巴可谓西藏历史上不可多得的精英人物,当时的蒙古,在成吉思汗死后,贵由汗即位,将藏区分封给了忽必烈,贵由汗死后,蒙哥汗即位,又将藏区分成几份,分封给不同的王子,当时在蒙古内部,忽必烈并不受宠,地位时刻受到威胁,而八思巴认准忽必烈,始终不离不弃。当时藏传佛教另一教派噶玛噶举派的高僧噶玛拔希(后受封大宝法王,因蒙哥赐他金边黑帽一顶,而被称为噶玛噶举派“黑帽系”,与之相对的是噶玛噶举派的“红帽系”,清朝时“红帽系”因叛乱被皇帝下旨停止转世,“黑帽系”噶玛巴法王至今仍在传承,当世的噶玛巴法王现在美国,也是十四世达赖喇嘛希望的接班人,可惜落花有意流水无情,噶玛巴法王并不愿意接手他分裂祖国的事业。)也曾到过忽必烈营中,并受到忽必烈的推崇,但噶玛拔希最终选择了投靠蒙哥汗,弃忽必烈而去,这也间接成就了八思巴日后的崛起。在蒙哥死后,忽必烈与侄子阿里不哥进行了一场内战后,当上蒙古大汗,并正式册封八思巴为“帝师”,这个无比尊崇的头衔可不是我们看清宫戏里的那种帝师,这个“帝师”是皇帝的上师,而不是皇帝的老师,按照藏传佛教的仪轨,忽必烈在无人时需要向上师顶礼膜拜,这对于一个视天下为自家的皇帝来说是很伤自尊的事,由此也可见八思巴当时的地位。

后来,忽必烈将全藏区十三万户全部作为供奉献给了八思巴,由此也开创了宗教在西藏的统治,八思巴是第一个在藏区实现了政教合一的统治者。有了元朝的支持,八思巴开始建设萨迦南寺,使之成为名副其实的统治中心,也正是因为有这种需要,才使萨迦寺与藏区所有的寺庙在建筑形制有巨大区别,它更像一个内地建造的城堡,有着高大的城墙和四角楼,以及颇似瓮城的大门。萨迦寺与萨迦派在八思巴时代达到巅峰,各种宗教艺术珍品多是这个时期创造出来保存至今的,需要特别说一下,八思巴还应忽必烈之请,创造了八思巴文,成为元朝的官方文字颁行全国,结束了蒙古族没有文字的历史。八思巴帮助忽必烈完成统一大业后被封为帝师,成为包含内地在内的全国佛教徒的教主,并传承了14代,直到元朝灭亡,后来的萨迦法王虽然不再是帝师和政教合一的统治者,但萨迦派却始终是藏传佛教中的重要派别,延续至今。

今天写的有点啰嗦,因为萨迦确实是个很有话题性的地方,而且一句半句讲不清,旅游网站介绍的真真假假,错误很多,免不了就好为人师一次。好了,言归正传吧。

附件

3.jpg (91.02 KB)

2010-1-20 11:07

3.jpg

4.jpg (79.68 KB)

2010-1-20 11:07

4.jpg

5.jpg (66.1 KB)

2010-1-20 11:07

5.jpg

6.jpg (82.71 KB)

2010-1-20 11:07

6.jpg

7.jpg (64.65 KB)

2010-1-20 11:07

7.jpg

8.jpg (113.02 KB)

2010-1-20 11:07

8.jpg

9.jpg (96.83 KB)

2010-1-20 11:07

9.jpg

10.jpg (126.68 KB)

2010-1-20 11:07

10.jpg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