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去西藏! 请登录 免费注册

购买保险  汇款方式

您的位置: 去西藏论坛 » 驴友笔记 » 西行,云游在神山圣湖间(拉萨――江孜)

西行,云游在神山圣湖间(拉萨――江孜)   (本帖图片)

西行,云游在神山圣湖间(拉萨――江孜)
作者:走南闯北,转载请注明原作者及去西藏链接。
http://bbs.quxizang.com/topic/7997.html

有一种色彩是藏蓝,
有一种美丽是羊湖,
有一种崇高是珠峰,
有一种圣洁是你,大雪后的纳木错。

西行的路呀,漫长,
我们艰辛并快乐着!

             ――篇首的话

出拉萨记  5月7日7:00我们便踏上西行的旅途。邻近拉萨的道路路况极好,我们就是追风族,越野车载着我们沿拉萨河一路疾驶。拉萨河在堆龙德庆一段,展示了难得的妩媚,砾石形成的小岛,错落的几株白杨,随意招惹着不肯远去的鸟雀和老鸦,水分流成浅滩和激流两支,让凫水的麻鸭有了不同的选择。前面就是曲水大桥了,拉萨河在陪伴了我们一个多小时后,最终也没能逃脱消融在雅鲁藏布江的宿命。

过曲水大桥后,就是冈巴拉山,阴阳的光线,使得山色交替变幻着黧黑和赤黄。冈巴拉山体高大(海拔4900米),不见峰顶,盘山公路就象白色的丝带飘忽在山腰间,时而流云涌上,洒下几多雨雪。我们的坐乘此时也有了些怠慢,由先锋变为拖后,但沉浸在盘山路惊险刺激中的我们绝不会料想到车也会有高原反应,以致很快的4小时后我们品尝到了沉甸甸的痛。

过更高的山,寻更蓝的海(湖)

最美圣湖羊卓雍  在冈巴拉山顶,我们看见了仰慕已久的羊卓雍湖(海拔4441米),羊湖是西藏三大圣湖之一(另外两个分别是“纳木错”和“玛旁雍错”),面积约700平方公里,水源来自四周的雪山。她处于山谷之中,平静的湖面,竟没有一丝皱褶,倒更象是宽谷中宁静的河流,但湖中央积聚起的浓浓的藏蓝,却占据了羊湖的绝大部分版面,决不与岸边浅滩的湖绿相混淆,这似乎是在昭示着什么?是纯正?是圣洁?这时,湖面蒸腾起薄雾,阳光就在这薄雾中恣意挥洒,将蓝绿涂抹上油彩的光亮。

藏人的牦牛,怯怯的,不时用眼睛的余光瞟过我们,我们并没有搭理,只顾着眼前的美景了,持相机的手在寒风和高原紫外线的逼迫下,稍稍有些浮肿。

突然,我们中的一个同伴惊喜地跃起,羊卓雍象不象一只巨大的佛手?我们顺着他指向瞰去,象!真象!波心荡漾的羊湖,时刻闪动着佛学的灵光!

大凡西藏都有这样一个定势,有圣湖必有神山,圣湖羊卓雍背后高高矗立着海拔7191米宁金岗桑峰,藏传佛教四大山神――西方山神诺吉康娃桑布的住家,他巨大的金字塔角峰,就象是天梯,将天上和人间相钩连。

以后我回到上海再列数羊卓雍的美时,总感觉羊卓雍的美是一种不可言状的美,一种从容不迫的美,一种无法抗拒的美,大美羊卓雍!最美羊卓雍!

江孜前面的道道坎  告别了羊卓雍,同时也宣告了平坦柏油路的终结。我们循着宁金岗桑峰方向,一路颠簸前行,仅有一条直街的浪卡子县城在不经意中一晃而过。

羊卓雍到江孜有一条省道贯穿,不远,全长97公里,但就这区区97公里的路,让我们感受到天路的千难万险。

诘问西藏路政,这就是你们的省道?在旁的挖掘机冒着浓烟,喘着粗气象是作答,天降大任於斯人也,必先苦其心志,劳其筋骨,饿其体肤,空乏其身,行拂乱其所为,是说也!敢问路在何方?路就在你们脚下!我们面有赧色,三军可以夺帅,匹夫岂可夺志!此刻,有零星老外骑着单车奋勇争先,其中的好事者,伸长了手臂向着我们招手,我们还再敢问路,非分之想!走,吾道乎开路!

中午时分,我们艰难赶到宁金岗桑峰的卡若拉山口,在前的色米拉山口(海拔4330米),我们是在浑浑噩噩中经过的,并没留下至深印象。卡若拉山口海拔5036米,这里云集了众多冰川,其中规模最大也最为著名的要算是卡若拉冰川了。冰川象洁净的千朵万朵雪莲从北面的雪峰涌出绽放,在阳光蓝天下,微微透露少许蓝光。几头牦牛在另一边雪山上,找寻着刚露芽的嫩草。

也就在这时,蛰伏已久的高原反应象中了魔一样集体爆发。乱我心者,今日之日多烦忧:头痛、心悸、胸闷、气短、紫绀、恶心,相继困扰着我们,真正是苦我心志,劳我筋骨。还有更惨的,我们的越野车走走停停,在勉强挣扎一段之后,伴随着嘶哑吼声的平息,终于也虚脱瘫痪,将我们抛在一个不知名的水电站旁高高的山梁上,午后的灼热肆意折磨着无助的你我。此时我的血压极有可能已高过所处的海拔。幸亏我们有一个很好的团队,已先期到达江孜的桑们打来电话,救援的TOYOTA-4500马上赶到,给予了我们极大的安慰。

3小时后的17:30我们赶到江孜,将就吃过后,立刻在下榻的宾馆处休息。这一夜睡得极其不安稳,头痛失眠,辗转反侧。

这是一道道的坎,但我坚信能够越过!

TOP

接着整下文呀,急!!!

TOP

下周就能写好,呵呵
下周吧,一定贴上!

TOP

厉害~!

TOP

西行,云游在神山圣湖间――奔珠峰途经的江孜、日喀则、定日
奔珠峰途经的江孜、日喀则、定日  5月8日,江孜,大团白云装饰着早晨的蓝天,又是一个晴好天气。我们起来梳洗后第一件事,就是打听江孜的海拔,有说3800米的,也有说4100米的,莫衷一是,我感觉应该超过4000米。因时间还早,我们有机会四下走走、瞅瞅:我们下榻的明湖宾馆位于江孜上海路1号,宾馆大院内零星停放着几辆北京、四川、云南牌照的越野车,站在宾馆大门能很清晰看见江孜著名的宗山宗堡全景。远处有红绿交通信号灯闪烁,这是我们出拉萨后首次遇见,从侧面也反映江孜的城市规模。

江孜曾经是后藏的政治经济文化中心,建城早于日喀则,有600年历史,清朝设江孜为宗,相当于县级行政区划。江孜是座英雄城,在上世纪初,当殖民者觊觎蚕食祖国领土时,江孜人民以国家大义,民族大义为重,毁家纾难,舍生取义,以血肉之躯,铸就新的长城,就连殖民者也哀叹,为保卫一个村庄,即便是当地农民也会象古罗马斗士一般勇敢献身,这种英雄主义可以惊天地,泣鬼神。苟利国家生死已,岂因祸福避趋之!

这时昨天由拉萨赶来的新TOYOTA-4500,正鸣响喇叭招呼我们上车,在此我们得感谢乔大的保障有力了。

我们按先前拟定的方案,首先游览的是白居寺。白居寺位于江孜县城西北宗山山脚,始建于公元1418年,原属萨迦教派,后来噶当派和格鲁派的势力相继进入,最终妥协形成一寺三主,也有说一寺四主,兼容萨迦、噶当、格鲁三派,可能还有宁玛派。白居寺由大殿、吉祥多门塔、扎仓(僧院)和围墙四大建筑单元组成。我们已经习惯了顺时针转圈,这里可以拍照,但得花钱,我在佛殿,拍摄下保存着的层层叠放的经书。

大殿西侧的十万佛塔是不能不看的,其建于公元1436年,汇集了各塔的优点。十万佛塔的正名叫“菩提塔”。藏语称这座塔为“班廓曲颊”。白居寺就是因为这座佛塔才更具魅力。它是由近百间经堂依次重叠建起的塔,是西藏地区规模最大、制作最精美的佛塔之一。

我只是在塔前转悠,不想刚才还闲散着的众多护院的藏狗,突然间都转悠到我附近,无奈之下,只能选择离开。
接着,我们涉水渡过了清澈的年楚河,进入江孜-日喀则平原,从陡然增多的绿树,笔直的道路以及大片的农田,可以想象这里的富庶,这里曾经是西藏显族的后花园。

帕拉庄园,我原本想着这只是一段往昔的历史,只是忆苦思甜的去处,庄园主的骄奢和朗生们的凄苦只会产生于不人道的西藏过去,但是可能我错了!女庄主因一直留在国内,享受着各种荣耀并得以善终,而追随达赖流浪境外的男主人则客死异乡,这是帕拉庄园主人的归宿。曾经的朗生们当然是自由了。在我们回到上海,从媒体上听到,看到内地山西洪洞县的“黑砖窑”事件,真正感受到一种悲愤,历史竟可以这样重复,当私欲极度发酵,公权异化为私权时,还有什么不可发生?活水绝望成死水!洪洞县里无好人,一曲戏文,道出了民众对渎职的官警和强暴的盗匪的憎恶。

午餐我们是在日喀则的陕西馍馍餐厅,看同伴们食欲很好,我就点了份哨子面,索然无味,留了大半。朱朱递给高原安,谢过之后,我一下吞进4颗。

整个下午我们都在扎什伦布寺,扎什伦布寺也称“吉祥须弥寺”,是日喀则地区最大的寺庙,与拉萨的色拉寺、哲蚌寺和甘丹寺以及青海的塔尔寺和甘南的拉卜楞寺并列为格鲁派的六大寺庙。扎什伦布寺最初由宗喀巴的弟子一世达赖根敦珠巴于1447年倡建。1600年时,四世班禅罗桑确吉坚赞任扎什伦布主持时,对该寺进行了大规模扩建。扎什伦布寺极盛时房间总数达3000余间,寺僧5000余人,下属寺庙50余座,庄园牧场30余处。从第四世班禅起,后世班禅均以此寺为驻锡地。现在的扎什伦布寺共有大小金顶14座,扎仓4个,经堂56座,房务3600余间,寺僧800余名,总占地面积30万平方米。

引人注目强巴佛殿在扎什伦布寺西侧,大殿建于1914年,由九世班禅曲吉尼玛主持修建。殿高30米,建筑面积862平方米。佛殿全为条石垒砌。整个佛殿分四大阶梯状,层层收拢高出。每层顶角各卧雄狮一尊。上部殿檐系缀铜铃,殿堂以铜柱金顶而装饰,气势宏伟。强巴佛端坐于高达3.8米的莲花台基座,坐北朝南,俯瞰着寺宇。佛像高26.2米,肩宽11.5米,脚板长4.2米,手长3.2米,中指周长1.2米,耳长2.8米,是世界上最高最大的铜制佛像。
扎什伦布寺的灵塔是历代班禅的舍利塔。寺里修建的班禅灵塔共有8座,“文化革命”,五至九世班禅灵塔祀殿作为“四旧”被毁。1985年至1989年,十世班禅大师为五至九世班禅重新修建了一座合葬灵塔祀殿,取名叫“扎什南捷”(吉祥的天国)。四纪班禅的灵塔,在七十年代重建在原五世班禅的灵殿里。一至三世班禅的灵塔祀殿没有修建在寺内,一世班禅曾任甘丹寺第三任汉巴(住持),圆寂后灵塔修建在甘丹寺。二、三世班禅生前任恩贡寺(今日喀则江当乡)池巴,圆寂后其灵塔均修建在恩贡寺。

“释颂南捷”是第十世班禅额尔德尼?确吉坚赞大师的灵塔祀殿。大师生前是著名国务活动家,爱国者,1989年1月30日,就在他圆寂后的第三天,政府决定在扎什伦布寺修建大师遗体灵塔祀殿,供人们瞻仰朝拜。一个爱国者,在任何时候都值得敬重!

扎什伦布寺膜拜转经的信徒不多,只有少数如我们一样的游客。烈日当空,我们穿行于雄伟经殿之间的甬道,决不轻言放弃任一细节:飞扬半空中白色的帐缦,琉璃瓦点缀的“?”字,红彤彤的高墙,亮澄澄的金殿,就是门符、铜锁都一网打尽,尽在相机里。一处树荫,一个汲水的小喇嘛成就了照片上的一道风景。

在前听说扎什伦布寺多的是化缘者,但我们没有如此感受,可能有碍观瞻,当地政府已经梳理过了。

扎什伦布寺我的感觉是精致之极,但与信徒们似有隔阂,可能政治上班禅、达赖处于对峙着的两极,官民的不同取向。

告别了扎什伦布寺,我们继续西行!

318国道在临近拉孜处树立了一块大理石标牌,西藏拉孜――上海人民广场,5000KM。突然冒出一个念头,我就象一只风筝,无时无刻不感受上海那头的牵挂!一万里河东入海,五千仞岳上摩天!这一万里河是雅鲁藏布江,这五千仞岳则是定日前海拔5248米的嘉措拉山!观者只当是痴人痴话即可。

约傍晚7:00,我们在定日住下,开车师傅告之,早睡早起,明得赶早看珠峰日出。关于“定日”的来历,“定日”藏语意为“定声小山”,传说有位喇嘛掷石,“定” 的一声,落在该地,后来在该地小山上修建寺庙,取名定日寺,故沿用“定日”为县名。有点意思。

TOP

江孜,日喀则,一个个熟悉的地方,在那里有我最亲的朋友们~~~~~

TOP

偶们已将它搬走!!哈哈~~

附件

DSCF1415_resize.JPG (128.37 KB)

2007-7-7 18:06

DSCF1415_resize.JPG

TOP

哈哈~~是不是搬回家后睡觉特香?

TOP

极致高峰――珠穆朗玛
5月9日6:00,我们已在赶往珠峰的途中。天未亮,星星锃亮的眼睛无言地望着我们,还时不时躲进厚厚的云层。能看见神圣珠峰的日出?我们心里嘀咕着。在一处边检站,守望珠峰的武警战士一一检查过我们的身份证,边境证后,放行,让我们通过。以后的路完全是沙石的土路,车行过后,满是飞扬的尘土。由于我们已经受过羊卓雍-江孜坑洼路线地狱般砺练,感觉从此木讷迟钝,也就没有太多的不适。车逐渐盘旋着上山,经过59个大拐弯,到达海拔5200米的加乌拉山口,在此可以观看珠峰日出。凑巧,我们又遇上早我们一天上珠峰的桑们。这时天边有了些彩霞,半空逆光的云层之下,涌动着连绵的喜马拉雅山。我们指点浪尖上的雪峰,哦,这是珠穆朗玛峰,我们的女神,我年轻的女郎,8844米;这是马卡鲁峰,8463米;这是洛子峰8516米;这是卓奥友峰,8201米;这是希夏邦马峰,8012米……但我们决不是弄潮儿。天渐渐透亮,消散了云层的天空,横空出世,訇然呈现一座巨大的钻石般晶莹剔透的山峰,这才是真正的珠穆朗玛峰,8844米!极致高峰!惊羡和惊异声中,我们体会到了珠穆朗玛峰的庄重和威仪。在前我们所做的一切,不就是为了今天你瞬间的辉煌?!啊,我为我年轻的女郎,憔悴到这般摸样!

成功的花,人们只惊慕她现时的明艳!然而当初她的芽儿,浸透了奋斗的泪泉,洒遍了牺牲的血雨。这是我看到珠峰刹那间的感受。由此也想着以后找出珠峰的生长发育史。

4000万年前,珠峰所在的喜马拉雅山还湮没于古地中海的一片汪洋之下。
3800万年前,喜马拉雅山地区逐渐升起,海水退出。
2000万年前,喜马拉雅山地区经历了一次强烈的地壳运动,快速抬升,很快就达到了相当的高度
700-800万年前,喜马拉雅山地区又经历了一次快速抬升,山体肯定已上升到海拔3000米以上了。
近340万年,抬升加速,平均达到每年升高1毫米左右。
近数万年来,抬升速率迅速增加,约达每年2-3毫米。
目前,珠峰正以每年约10毫米的速率上升着。可以说,从地质年代看,“第三女神”――珠峰已进入到青春期,她正以每年10毫米左右的速度迅速成长着。

珠穆朗玛峰就是在这些上升过程中跑得最快,从而超越群峰,傲立于山原之上,成为极致高峰,地球之巅。
曾有人质疑珠峰的高度,认为川西贡嘎山(7556米)的海拔应超过珠峰,事后发现只因是相对高度的误读误判。也有人执拗地认为喀喇昆仑山脉的主峰乔戈里峰(8611米)是世界之巅,这可能系偏见造成的迷茫。不争辩了,继续赶路。

下山,又是盘山路,又是许许多多的大拐弯,在一处叫扎西宗的小镇我们稍作休整后又匆匆上路。沿途尽是荒凉的戈壁以及废弃的村落,本该上学的孩子招呼着自家的羊群,迁徙找寻不多的牧草。

珠峰地区的生态是脆弱的,草场退化,雪线退化,冰川退化,我们一路上很少看到雪山,看到草场。曾有报道,上世纪90年代初,一场海湾战争,油井燃烧的烟雾随着高空强烈的西风带径直飘浮到珠峰地区,泼洒下黑雪。然而仍有冒进的科学家设想打通喜马拉雅山,人为制造水气通道,人定胜天,重构自然,有如南水北调。我们天天高喊和谐,难道就不能与大自然和谐相处?

终于,车停在了珠峰下的绒布寺,珠峰近在眼前。绒布寺是世界上海拔最高的寺庙,海拔4980米,始建于1899年,由宁玛派喇嘛阿旺丹增罗布创建。格鲁派是藏传佛教的主流,他染指了藏地许多寺庙,但对珠峰地区有所顾忌,使得宁玛一脉能偏安一隅。绒布寺最盛时住有500名僧侣,现仅剩50名僧人与尼姑。

我们在绒布寺附近的邮局,选好明信片,邮寄回家。我选了4个邮戳:西藏定日,珠峰大本营,国家测绘局珠峰高程测量,珠峰国家级自然保护区,用来见证我的珠峰之行。

一只呱呱老鸦,挺立在野外帐篷顶上,它正前方便是遗世独立的珠穆朗玛峰,一黑一白,同样的神圣!

TOP

云游在绒布寺和珠峰大本营之间
由于骨子里与生俱来自虐情结的作祟,我们舍弃了相对舒适的马车,舍弃了相对平坦的便道,我们毅然决然,竟选择徒步,绒布寺-珠峰大本营-绒布寺,在海拔4900米-5200米的高度,尝试一段未曾经历的行程。

我们走在谷底,身后留下一串脚印;我们翻过高坡,前面更是一道山梁。胡子拉茬的洋人(也仅是少数),和当地夏尔巴人,仗着良好的遗传印迹,快速赶上并摔开了我们,我们不为所动,依旧保持本来的节奏。这应该算是万笏朝天了吧,不管是徒步着的我们,还是马车上的你们,都想着更近距离靠近珠峰,朝圣珠峰,完成一次心灵激荡!即便曾经铁石心肠的高山,面对了珠峰,也不得不低垂下高昂的头颅。过了一处风口,在汩汩的绒布河畔,我们回归到正道,前面就是珠峰大本营了,5200米。此刻,坐在马车下山的小宋和朱朱,高举双手招呼我们,曾经的艰辛和苦楚顷刻间便烟消云散了。好样的!是的,我们都是好样的!我们都战胜了自我!下山,相对轻松,是山风鼓吹了我们一路。绒布寺-珠峰大本营-绒布寺,我们整个徒步花时4.5个小时。

回程,除了偶而岩壁上岩羊招摇的白色臀部引起我们兴趣外,其它时间我们都享受着呼噜声汇成的音乐,沉浸在呼噜声中的我们,因此也忽略了萨迦寺。

很晚,我们才入住日喀则的桑珠孜宾馆,只是遗憾我菩提子串成的手链竟与我不辞而别。

TOP

纳木错的那些事 (下周继续写川藏线)
5月10一早,还未完全从困倦中解脱的我们,在此间一处重庆小吃匆匆吃过早餐,8:00便出发了,方向向东,向北,目标直指念青唐古拉山下的纳木错。车行雪域,一路上我们谢绝了雅鲁藏布江的挽留,我们克服了雪古拉山口(5200米)的险阻,我们抵挡了羊八井的热情,我们再见了当雄青藏铁路的静美。当我们跃上那根拉山口5190米的高度,曾经那么遥远的纳木错就展现在眼前了。大概又过了1小时,在扎西半岛标志性的合掌石的欢迎下,我们驻扎在紧邻纳木错的大帐篷。

扎西半岛位于纳木错东面,面积约10平方公里,是念青唐古拉山轻拂纳木错的触手。相传念青唐古拉山神是一位一袭白衣,头戴白帽,身骑白马的英武骑士,他率领矗立于藏北的念青唐古拉山脉,行使着他护法的神圣职责。而碧蓝如玉,烟波浩渺的纳木错就是他呵护关怀的妻子。融化的雪水是他奉献给妻子的琼浆,妻子的回报则是念青唐古拉山高原草场夏日常绿的青荇。我们歌颂伟大的爱情,爱不仅爱你伟岸的身躯,也爱你坚持的位置,足下的土地。一千年以后,世界早已没有我,无法深情挽着你的手,浅吻着你额头,让我们唏嘘流泪的人类爱情,相比你们千万年的等候,真不知浅薄到几时!

我们云游在神山圣湖,看山外念青唐古拉山刚毅的轮廓,我们无语;听湖边纳木错不倦的涌浪,我们失声!原本不远万里,不辞艰辛,只为在此一睹纳木错的美丽,结果是灵魂出窍!

真想变做一只鸥鸟,徜徉在神山圣湖,永远!

同伴在纳木错边堆砌起玛尼堆,但我不敢枉断许愿的内容。

天下起了雪,继而小雪演变为鹅毛大雪,神山圣湖笼罩着一片白茫,只有凶猛的藏獒,迎着飞雪,冲向湖边对天怒号。有首打油诗正好应了此景:天上一笼统,井上一窟窿,黄狗身上白,白狗身上肿。笑笑,轻松一下。

这么大的雪,那根拉山口肯定是封山了,今天不可能回拉萨了,司机师傅如是说。这一晚,我们就宿营在纳木错。我第一次尝试睡袋的滋味。

5月11日,风雪的早晨。纳木错海拔4718米,在高海拔如何安睡,是这段时间以来一直困扰我的问题。既然睡不好,那就起来。帐外,舞蹈着的飞雪染白了纳木错的山水景色,也迷惘了我的视线。我迈步在柔白的雪地,不久变成了雪人。那留在雪地的一串1-2百米长的脚印,正模糊变浅。

约9:30,天终于放晴了,曾经淡出的碧蓝重又回到了纳木错。我们转岛转湖去。转湖伊始我还惦记着风景,什么奇石怪岩,如合掌石,迎宾石;什么飞禽走兽,如鸥鸟,如牦牛。到善恶洞时,身旁已没了一个同伴,可能我迷失在歧路,成了一个孤独的散步者。我没进入善恶洞来测试自己灵魂深处的善恶,此时风景已让位于思想,天人合一,和谐共处,千万里追寻那有点幽幽的蓝,不期而至,心目中的香巴拉,仿佛就在这里。我只想着守住这份幽蓝,这份宁静,思想有点迷乱,也有点奔逸。
一大群羊咩咩地出了羊圈,我思想着也成了羊倌。在同一片蓝天下,念青唐古拉山和着纳木错,羊和着我。啊,油然而生一种脱胎换骨的惬意。纳木错的湖边有我的足迹,离岸的岩壁也有我的足迹。

前面山包有顶藏民的帐篷,我上前询问,一个懂普通话的小男孩和善地为我指了条捷径,在旁的藏狗见我并没敌意,叫唤几声就闪一边去了。

不知走过多少路程,转过一处山角,见到遥远处的宿营地,欣喜!终于走过来了!漫长的4个小时,同伴已焦急等候多时了。

约18:00我们回到拉萨,这次住在布达拉宫旁的政协宾馆。

TOP

拜读拜读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