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去西藏! 请登录 免费注册

购买保险  汇款方式

您的位置: 去西藏论坛 » 驴友笔记 » [单纯记录]我的命旅。我的藏行

[单纯记录]我的命旅。我的藏行   (本帖图片)

今天是周六,可是却不能停留家中,而是上班上班,不停地上班中。好在我的工作性质还有自己支配的时间。中午,安静地坐在电脑前,聆听着这音乐滑出的声音,一遍一遍。天冷了,腿边守着一个小型的电暖气,暂时温暖着自己。刚刚在整理羊湖的图片,好象每次都是这样,先一段一段整理图片,再一段一段写着有关图片的文字。用这样的方式再次回味来自西藏的点滴。

拉萨已经冷了吧。我这里已经是寒的气息。而我有时间,还是会守着一些关于拉萨的文字。就好比昨天晚上,因为周末给孩子放假的同时也是给自己放假,但却没有面对自己的藏行的愿望,而是将他人的笔记读了又读。总是感动在别人的故事中,无论深入还是浅出。但自己的命旅还是要继续,敲击键盘的声音总是要响起,但响亮却总是不够彻底。

又到上班的时间了,或许因为今天本是不该上班的日子,所以就放松了自己。但是没有音乐,没有轻松的环境,我不知道我能否将羊湖的帖子写出来。很少在白天的时间段里写文字发帖子,因为无法安静内心。但今天这会没有嘈杂,外面下着雨,腿暖着手却冰冷。键盘还是被我敲击着,这会儿。一会,也还会象现在这样吗?手和键盘跟着思绪一起前行。

我不知道。只有时间来证明。我喜欢淡淡浅意识的东西,喜欢随遇而安,喜欢随性自然。喜欢随即而来的思绪,我为自己而起身,也为自己而落笔。简单的记叙,好象只是轻轻地诉说,给自己。

TOP

下午一上班,就是这样那样的繁杂琐事忙了个晕头转向,一直到5:40分。只好晚上吃饱喝足之后又坐了上来。还是随心所欲哈:)

-----------------------------------------------------------------------------------------------------

接着8月16日 排队签证之后。

当顺利拿到次日购买布达拉宫的凭票证之后,我们三个像欢快的小鸟奔出了门外。这个大石头终于落地,在这个最高涨的时间段里。很是庆幸。小霞只顾一路小跑找自己的部队,而我开始巡视人群,无论哪里的人生,都是需要兑现的。但其实,根本不用去寻找,他们早早就守着一群又一群由里往外出手中拿着凭证的人们,各家都在找各家的主,谁也跑不掉。一切正常,无可厚非。看着那对河南男女笑笑地朝我走来,我也赶紧迎上回报着最灿烂的笑容,同时支付了他们的手续费用,并真诚道谢。很多时候,无法探究事物的合理性,存在就是合理吧。即使不合理,也要把它变成合理。

小霞这会才回过神来。哦,忘记还有两人守着我们。哈,我笑,不守你守谁?要换成我,不出来我就守你个海枯石烂,让你插翅难飞。

就在这个时候,我站住了。因为我望见对面那个磕长头的年轻男子,他手佩护具,膝着护膝,穿着一件印着黑色镂空花儿图案的红衫子,前身挂着在我们看来一件长长围裙一样的一硬皮衣物,已经磨损许多。他的里面红衫让我看到富贵吉祥,外挂的这件却掩不住他的信念与千辛万苦。我不知道他从哪里来,更无法知晓还到哪里去。但我看见他不折不扣,矢志不渝在转着布达拉宫,用最为虔诚的膜拜。他在行进中三步一磕,念念有词。他不断双手合十,高举过头,然后行一步;双手继续合十,移至面前,再行一步;双手合十移至胸前,迈第三步时,双手自胸前移开,与地面平行前身,掌心朝下俯地,膝盖先着地,后全身俯地,额头轻叩地面。再站起,重新开始复前。这一路上,看见为数不少从遥远天际朝拜而来的男女信徒,但绝大多数都是满目沧桑,尘土覆面,惟有这男子一脸堂堂、透红发亮,虽然额头已是大片叩首的灰痕,却也压不住他的干洁与俊朗。

我用最快的速度从包里抽出相机,定定地站在他的正前略侧一点。我不是刻意要这样,我只是下意识想留住这样的场面与篇章。但我不敢直举镜头对着他,怕是不恭?怕是不许?记得在出行西藏之前,看过一篇西藏摄影——是朝圣之旅还是忏悔之旅的帖子,其中有句话是“不要在正面拍摄长叩者的言论,因为朝拜者是面朝佛在朝拜,你拿着相机长久地挡着人家的前方,是非常不严肃的,也是很不礼貌的”,还有“我们对于我们根本就不了解更谈不上理解的土地种群民俗文化应该胸怀一颗怎样的心,是敬畏还是猎奇?是恭敬谨慎地了解还是傲慢肆意地掠过?”

但我还是想留住他,不知道是因为他的模样还是因为这朝拜的情节。如果没有镜头,他很快在我的脑海里淡然甚至是消失,而我却想存留。我喜欢用相机说话,虽然这话说得并不怎么样。但依然故我,因有着真切的回忆吧。我用最简洁最深入的办法对他提问。那就是眼神。我并没有直白的举起相机,而是把相机安分地低低放在手心里,但我却用眼睛望着他,有些怯地探示着他是否可以拍照?那一刻,我不知道他是否明白我的心思。但是,就在短短的一瞬间,他的眼神告诉我,他懂了。他用着一副不卑不亢的神情却带着一丝友好望着我,并用眼神回答他允许我的行为。我感觉到他眼神中的肯定,真的。这一问一答,全都在彼此的眼眸中,根本不需要用语言出征。我神速地压下快门,只按了两下。一下是他匍匐在地,一下在他直直立起盯着我的镜头。他的允许已经让我心存感激,我不可以再对他有着过多的纷扰和放纵,毕竟他是在祈求保佑,赐福免灾亦或修行。这两张片子,足够我保存。正是他,让我对朝圣者姿态和形态有了初步的了解。

一面,也是缘。大千世界,所有与你相遇的人,都是有缘人。无论长短,无论好坏。学会珍惜。珍藏。于是,当我这会坐在暗夜的家中,面对着他唯一2张片子,深深祝福。无论行之何处,都要安康吉祥。

你看,那片中有着涛涛就小霞的回望。他们是在寻找不经意中顿步的黛还是在感叹这三步一磕的长头?我赶忙抽身追上他们的步伐,一同爬上等着我们回归的面包车。。。。。

TOP

最美羊湖。这是拉萨让我最深的记忆。

上了车,除过我们三个,其余的人都已经在张哥的协作下带着出户远门的准备坐定在车上。大家一阵问寒问暖,表达着最衷心的问候和谢意。而这一切都是我们应该做得,虽然辛苦,却愿意亲自感受。谁让我们是2个流窜的中年妇女,2个是如柱的壮汉,正好合成了“中流砥柱”。哈,笑:)

彤彤依旧坐在驾驶位上,低声说着我们上那木错吧。虽然在最后一排,还是清晰入耳。我只知道,我的嘴嘴顿时撅起,想都想来的样子。我把所有的保都压在了那木错上。认定那是我最美丽最向往最迷恋的景致,我不想在这个时候已经晃过一天的三分之一时间再冲到她那里。我只想给自己的美好一些更富足的时间(本来计划2天时间已经破不得以改成一天,而这一天只剩下三分之二更烦乱着我的心)于是我嘟囔着去日喀则吧。反正我对寺庙的兴趣不大,如果不是因为韩红我的家乡在日喀则,如果不是因为日喀则属于后藏地区,如果不是因为按人们所说,不去后藏就等于没有来过西藏的话儿,去不去都我来说都不很重要。于是,我很私心地说要去日喀则,只是为了给日后节省些去那木错的时间。往往人算不如天算,后来才知道自己的决定多么愚顿。很多事情,只有在经历之后才能判断自己的决定正确与否,只是谁也看不到前方的路,只有摸索前行。

彤彤,估计昨天晚上就看出我的不悦心思,今天本着一份爱护采纳了我的建议,直奔拉萨城外。但却是与他们计划去那木错相反。我心里清楚,是为了安慰一个小小受伤的的女子。肚知心明却不说。女人就是应该被人来宠的,我也不例外这种心理。所以,在这里,感谢一下彤彤同学的细致与关照。

车刚刚开出拉萨城,彤彤就又开口征询大家的意见,去不去羊湖?我已经刚出过头,所以保持着沉默,大家怎样我就怎样。不知道是谁说了句,既然那么远都来了,能看还是看一眼吧。对于羊湖,意识最深就是风情对羊湖的一段描述,用了很很激情同时也很煽情的文字,但也有看到其他人对羊湖的不屑。所以,那个时候怎么样我都无所谓。向左向右,或是向前,我统统接受。但是事实证明,如果那天我们不去羊湖,将是终身的遗憾。

最后的决定,上去一看。在上曲水大桥时,正好碰到一个从山上下来拉着一车人的豪华大客,彤彤探出头去,客气问道“师傅,麻烦问一下从这里是不是就可以上羊湖了?”那司机一副吊儿郎当的样子,居高临下并趾高气扬说了句“不知道”,那副模样其实已经告诉我们他知道,他刚从那里带着这批人马下来,可他就是说不知道。彤彤气不过,说我真想骂娘,我们一同劝说说给他消火。我们大喊着大家一起BS他,来宽解彤彤。曲水大桥有站岗放哨的小军人,君君忍不住要跟他们乌拉,毕竟都是年轻火热的心。

曲水大桥一过,向右便成了盘山路。羊湖又叫羊卓雍错,藏语意为“天鹅池”,是西藏三大圣湖之一,湖面海拔4441米,东西长130千米,南北宽70千米,湖岸线总长250千米,总面积638平方千米,湖水均深20-40米,是喜马拉雅山北麓最大的内陆湖。这些是在上山路上查询的关于羊湖的资料。我们盘旋再盘旋。天也时阴时晴,一会又是雨漂飘。一群光着屁股的孩子趴在马路边上,嬉闹着。因是上坡又加下雨路滑,没有敢停车。回来从书中才看到,那些孩子是刻意用这样的形象来迎接客人的。呵呵,好玩,可爱的藏族小同胞们。

路上,我一直担心这雨,能否让我们出了车门,真怕看不到它的真实面目,于是暗自祈祷。让这雨快停快听。。车就一直费力拉着我们一群远道的人们,爬了又爬。山口出,一条不很清晰却很是长长的带子远远绽放在我们眼里。终于,彤彤停车熄火。我们逐一下车。

我在回忆着我下车转身刹那的景致。我只知道,我被惊呆,毫不夸张。虽然一层雾缭绕眼前,但是我还是被这眼前眼下的情形屏吸凝气。天下居然有着这样的绝美,好象一根缎子又仿佛一面镜子,蓝蓝的从左到右,蜿蜒缠绵。我无力语言,更无力文字。当我无力表达和描述的时候,我知道,我会安静地把她们放我心里,定格在脑海里,永远,一直。

那刻,安静地可以听见自己的呼吸,还有心跳的声音。我又独自走到另个更高的山头,远远眺望着这圣湖,一切滞顿了,我愿意静静一个人,面对这景致,不被任何打扰。

说来也怪,那飘渺的云雾在短短的时间拨开了,虽不放晴,却清晰。好象专门为我们展现这圣湖姑娘的神采。我是贪婪的女子,入了眼还要入我镜。相机已经不够使唤,我拿着2个卡片机不停压着快门。
就这样毫无意识地压着,不知道该是向左还是向右。最终,我左右开攻,一起摄下。摄下这最最唯美的时刻。小霞终也摸索了上来,她一会匍匐在地,一会站在山冈之上。我喜欢她那纯净孩子般的笑容,喜欢她洋溢着的晃动摇摆,仿佛从天而降的仙子,就是有些匪哈,就当我家的匪仙子吧。

附件

0.jpg (51.91 KB)

2007-10-14 02:22

上山路

0.jpg

1.1.jpg (23.31 KB)

2007-10-14 02:22

雾下羊湖 前方

1.1.jpg

1.2.jpg (44.16 KB)

2007-10-14 02:22

蜿蜒绵长

1.2.jpg

1.3.jpg (34.37 KB)

2007-10-14 02:22

缎如镜

1.3.jpg

2.jpg (32.32 KB)

2007-10-14 02:22

向左向右向前看?

2.jpg

3.jpg (28.41 KB)

2007-10-14 02:22

向左向右向前看?

3.jpg

4.jpg (32.37 KB)

2007-10-14 02:22

向左向右向前看?

4.jpg

5.jpg (31.42 KB)

2007-10-14 02:22

向左向右向前看?

5.jpg

6.jpg (58.73 KB)

2007-10-14 02:22

纯净孩子般的笑容

6.jpg

7.jpg (49.54 KB)

2007-10-14 02:22

洋溢着的女子

7.jpg

TOP

遇见

音乐地址:点击可以下载
http://www.666my.com/flash/mp3/yujian.mp3



贴一首遇见,送给我和圣湖羊卓雍错美丽的邂逅。

听见 冬天的离开
我在某年某月 醒过来
我想 我等 我期待
未来却不能因此安排

阴天 傍晚 车窗外
未来有一个人在等待
向左向右向前看
爱要拐几个弯才来
我遇见谁 会有怎样的对白
我等的人 他在多远的未来
我听见风来自地铁和人海
我排著队 拿著爱的号码牌

阴天 傍晚 车窗外
未来有一个人在等待
向左向右向前看
爱要拐几个弯才来
我遇见谁 会有怎样的对白
我等的人 他在多远的未来
我听见风来自地铁和人海
我排著队 拿著爱的号码牌
我往前飞 飞过一片时间海
我们也曾在爱情里受伤害
我看著路 梦的入口有点窄
我遇见你是最美丽的意外

TOP

这个星期没有时间没有精力更新帖子.被朋友索问着.

下一站,应该是日喀则了.我好象只整理了些布宫的片子.

由于忙,更是由于懒惰.只能暂缓日喀则.抱歉给我的朋友.

这里以次充数,上几张几天前在家折腾的一杯花花水吧.

[ 本帖最后由 dail 于 2007-10-21 23:17 编辑 ]

附件

hua1.jpg (60.2 KB)

2007-10-21 23:17

hua1.jpg

hua2.jpg (56.29 KB)

2007-10-21 23:17

hua2.jpg

100.0 拷贝.jpg (63.49 KB)

2007-10-21 23:17

100.0 拷贝.jpg

TOP

看了,很精灵的文字,喜欢!

TOP

终于肯把自己登陆在此了。是不是今晚可以进行自己的藏行文字?自己也说不清楚,只是坐到了这里,刚刚坐下而已。

好久没有登陆了,不等于好久没有来过。来的时候,只是简单看看,看得都是别人,没有自己。刚才登陆时,居然被提示密码错误,心里一阵慌张,毕竟这“旅程”还没有意念的结束,万一上不来岂不是晒晾了自己?

还好还好,一番挣扎之后,终于上线。那天在自己的博客里写到:

“西藏的记录搁浅了.在想自己为什么也不着急.宁愿在这里写心情,不愿意在那里完成任务.呵呵,网络让我太随性.这就是我喜欢网络的原因.不会过多为难或是约束自己,当然任何事情需要底线.我不知道自己是不是很有底的人.但应该学会用底来控制自己.

说到控制,记得我说过,女人不能太感性,太感性的女人会迷失自己.但女人也不能太理性,太理性的女人一定都不可爱.所以,做女人的火候要把握在感性和理性之间,要在刚柔相济之间,要在冰与火之间,还要在依赖与独立之间,在颓废和振奋之间,在缠绵悱恻和沉着冷静之间,在大度与小气之间,在红花与绿叶之中.......你做到了吗?我力争.

力争什么?力争自己是最真实的黛.只是,真实不意味着透明,我有权利保留着属于我的秘密,在心里.在夜里,最最隐蔽的地方.不挥展不乱箭。。。。。。”

黛就这样随性的一个女子,今天又回到这里,没有任何的准备,来了。只是这藏行只能通过镜头里的记录一点点穿行起来。而文字,在哪里?今夜会有吗?我试着努力把当时的场景回归吧。

一场真实而又平淡的记叙,等我慢慢为你,为你们而来。

TOP

引用:
原帖由 老茶客 于 2007-10-23 03:11 发表
看了,很精灵的文字,喜欢!
谢谢茶客朋友。您的喜欢会一直鼓励着DAIL。

TOP

记得朋友蓝说过这么一句话。无论在什么时候,当你的内心有一种要呼涌着要出的意念时,一定要用笔记录下来那刻的心绪,不然过后,当时再美的景致再深的感受都会被时间磨了去。。。。而黛总是因为懒惰总是因为随性丢失了太多原有的元素。当笔无法提起的时候,只好靠回忆默默前行。

-----------------------------------------------------------------------

继续羊湖的风景。

在羊湖逗留的时间并不长。下车的时候还满是雾气,一会便雾散云开。眼前向左向右皆是流淌的世界,我不得不深深呼吸着。估计我是这帮人群中跑开最远的一个,不一会儿,听到下面的召唤。毕竟还有很远的路途等待着我们。

那一刻,我无法安静眼眸,更无法安静心魂,惟有把手里的相机象紧握着的双抢老太婆一样不停地左右射击。我知道只有这样我才能留住这眼中的风景。不忍离去,三步一回头。说来也怪,就在我们准备上车的时候,那雾又一次重新拢了过来,迷失着我们所有人的眼。小霞也在感叹,来去都是雾茫茫哈。冥冥之中,有辅佐的力量吧。

很快,车掉头。我们又次盘旋在路上。真的很想看看那些光着屁股的孩子们,感受一下最最自然的快乐。可惜回途不见他们的影,有些落寞有些遗憾。我们一个个倦缩在自己的座位上,都各自想着什么吧。

下个目标,日喀则。而我对它的所有认知就是韩红的家乡后藏还有个被瞩目的寺庙——扎什伦布寺。贫乏得不能再贫乏,无知不能再无知,却打着梦想西藏的幌子,悲哀吧。途中还是央请着张哥打开他的手提电脑查询一下关于日喀则的知识来临时抱佛脚,但因出来的效果不尽人意,只好作罢。用张哥的话说,这都是应该在拉萨之前要做好的功课,居然现在才开始修行,汗个不停。只好继续倦在座位里,不停张望着外面的天空。

车的窗户是被纸贴过的,好象滤镜一样让天蓝了又蓝。我就窝在车里透过窗户追摄那天空,还有白云。

[ 本帖最后由 dail 于 2007-11-4 22:10 编辑 ]

附件

zh.jpg (43.91 KB)

2007-11-4 22:10

zh.jpg

zh0.jpg (40.32 KB)

2007-11-4 22:10

zh0.jpg

TOP

行着行着,大家要求“唱歌”的呼声越来越大。司机同志说,那也得找个能唱得地方你们才可以歌啊。
于是,那车轮滚滚,飞奔在路。而众人的眼睛,全部都集中一个目标,那就是寻找歌房。

突然,不知谁喊了声,前面有人有车一定会有歌房的。轮子用最快的速度驶了过去,但没有想到是,车还没有停稳,一群孩子如饿狼般扑了过来,这是我们始料不及的。一直一直在路途中碰到的孩子,都是那样的淳朴和友善自然,所以对西藏的孩子们都是充满着一种说不出的情怀。而他们却让我们看到了孩子的另一面,而这一切绝对不是与身俱来的,生活环境?成长阅历?。。。。。。

我们一个个小心翼翼下了车,用最快的速度关上车门。但这些7、8岁或是更大的孩子一直用着非常不友善的眼光盯着车内,扒着车窗不停张望,企图拿下点什么。我们这一停只是为了“欢歌”,而这样的情形只能加快我们释放的脚步,说实话,有些寒战。女孩子们堵在“歌房”门口,一丝不苟数着人头,还好,那收钱的姑娘跟月月一般大小,她省去了月月的歌声钱。因为歌房太小,我们只能排队等候,就在这个时候,一个非常漂亮的男孩子开始接近我,我想那是因为我手中相机的缘故吧。

他一直在我跟前说着什么,照个像吧,大意如此。他说着夹生的汉语,我看着他笑,他也看着我笑。他真的很好看,但是我身上没有零钱,一张都没有。因为我看到他手里一张又一张一元的纸币,我怕拍完照片之后我无法脱身。他说照嘛就照嘛,我问照完之后怎么办呢?他摆摆手。于是我把镜头对准了他,他马上摆出一个又一个造型,说实话,都不是我喜欢的。因为我前面看见他露着皓齿的笑容,自然极了。而这会,全部是表演。我把相机里的相片让他过目,有点讨好的意思。我准备离开,他堵着我不肯,嘴里说着“给点嘛给点嘛”,我知道他一定是想要钱了,但因凑巧身上除了百元钞票没有了丁点零钱,只好装糊涂问,给点什么?他始终都不肯明示。我从车上顺手拿了瓶矿泉水他不肯接住,我只好无奈摇摇头上了车。而我们的车门却无法关上,那些大孩子们狠狠把持着车门,原来他们一直站在车门口没有离去,寻机下手,但因车上有着几个壮汉无法得手,眼看着我们关了门要统统离去,他们只好最后一博拉着车门不撒手。我们的怒喝声根本吓不住他们,最终,我们启动,在启动的过程中把他们远离。

这歌把我们唱得有些艰难。也是一份记忆。世上没有一成不变的道路。天下没有一模一样的景致。

附件

zh1.jpg (35.86 KB)

2007-11-4 23:00

zh1.jpg

zh2.jpg (34.34 KB)

2007-11-4 23:00

zh2.jpg

zh3.jpg (35.53 KB)

2007-11-4 23:00

zh3.jpg

TOP

不多时,车终于驶进了日喀则。

而日喀则,跟我的想象相差很远。西藏的第二大城市,却跟拉萨有着天壤之别。一切都还是那样的淳朴平实,象内地的一个小小县城。没有城市的气息。而我们不辞辛苦地奔波,只是为看眼扎寺。车终于停要要停的地方,下车了所有。

买票买票,我冲到窗口,同一个胖胖和善的中年喇嘛交换着手中的力量。无论他给我的还是我给他的,那刻对等成正比。我们一个个象进公园的小学生,整齐排列着走进票口。本以为,所有的人马都在我的旌旗下,虽手中无物,但大家都有着跟上的模样。不想还有个家伙,在我们通行了50米左右的时候才呼喘着追上。原来我们进门的时候涛涛在那拍照,结果连数都没数就把大队人马拉进门来,而他一直逗留在外,跟门童费了好多吐沫才侥幸进入,要知道这样,省票一张哈。

上片,不想累了自己。刚才有事被耽误。

附件

zha2.jpg (62.5 KB)

2007-11-5 00:17

zha2.jpg

zha1.jpg (50.22 KB)

2007-11-5 00:17

zha1.jpg

TOP

初进寺庙,就是一排转经的筒子。

一个年老的喇嘛虔诚转动着属于他的生命,我在想,他把所有都交代了这里,是不是就没有过丁点的迷茫?我不知道该用怎么样的语言来表达这个老人。

附件

2.jpg (47.72 KB)

2007-11-5 00:26

2.jpg

3.jpg (46.04 KB)

2007-11-5 00:26

3.jpg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