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去西藏! 请登录 免费注册

购买保险  汇款方式

您的位置: 去西藏论坛 » 驴友笔记 » 西藏行脚

西藏行脚   (本帖图片)

西藏行脚
作者:我是一匹狼,转载请注明原作者及去西藏链接。
http://bbs.quxizang.com/topic/27.html

――献给援藏干部暨西藏建区40周年



题记:作为一个公民,我有义务和责任去探寻和揭开所谓西藏是旅游禁地的神秘面纱;作为一名诗人,我有义务和责任去采掘和述说西藏那特殊的人文与生态环境;作为一介官员,我有义务和责任去了解和感受我们援藏干部的不凡精神和生存状态。于是,就有了2005年6月10日至19日的西藏之行。




出处
http://www.wh3351.com/literature/qiu42-wenyijia.asp

图文无关

[ 本帖最后由 我是一匹狼 于 2006-5-10 21:35 编辑 ]

附件

img.gif (32.23 KB)

2006-5-10 21:18

西藏

img.gif

TOP

1、神圣的向往

“西藏”两个字早已蜚声中外。神秘而又圣洁的西藏,以其巨大的诱惑力和穿透力,影响着无数人的心海。踏上这块圣地,去感受她所带来的心灵的锻炼与生命的升华,已是许多人的神圣期盼。这个愿望,也在我的心中埋藏了很久很久。

知道西藏,是上世纪60年代的事儿了。大概是1965年吧,有一次县里的文艺轻骑队送戏下乡在我们家乡的祠堂里演出,其中一个节目是男女声表演唱《看看拉萨新面貌》;后来,又看到了一个叫《洗衣舞》的歌舞。那特别的旋律、特别的服装、特别的舞蹈,在我小小的心灵里留下了不可磨灭的印象,也带给我一种朦胧的向往。随着年龄的增长,特别是读了大学以后,小时候的感觉加上对西藏的逐步了解,西藏便成为了我心中一个神圣的梦想。我是多么期望能走进这块神奇的土地,去探究她的奥秘、领略她的伟大、感受她所带来的心灵撞击与洗礼啊!神秘的西藏就像一条雪白的哈达,常常萦绕在我的心中,常常牵动着我的思绪。记得曾经多少次地希望能到这个神秘的地方去走一走、看一看,前几年在珠海当区委书记的时候,甚至还曾经两次筹划去西藏看望本地到西藏当兵的战士们,但却总未如愿。主要原因是时间上确实安排不了,但也许还有一个因素在隐隐起作用――每当我说起要去西藏的事后,总会有一些人关切地说:要慎重啊,要慎重啊!听到这些劝告,觉得心中的向往却是越发的急迫,对生于斯长于斯的西藏人也越发的敬佩了。近几年,我有幸几次参与接待原西藏自治区主席、现全国人大常委会副委员长热地同志,他那从一个农奴到国家领导人的传奇人生,更增添了我对西藏的神往。尤其是这些年陆续接触到了一些援藏的广东干部,交流之中,对他们的精神和行动的感动与佩服之情更是油然而生。他们那黝黑的脸庞上,写满了高原生活的艰苦;他们那自豪的神情中,显现出不屈不挠的精神;他们那动情的话语里,荡漾着撩人的异域风情;他们那依恋的眼神中,流露出西藏的不凡魅力。从这个时候开始,已经不仅仅是我自己在神往西藏了,而是西藏有一种说不出的东西在召唤着我,要我去贴近她、感受她,去与她对话、与她交流,让我融进她的土地里,或者让她融进我的生命中。

与援藏干部交流当然是少不了要喝酒的。觥筹交错间,他们每每以藏族人那种特有的智慧和直率告诉我哲理般的话――只有到了西藏,你才会真正理解到天空之高、大地之广、道路之长,你才会真正从心里感到生命的宝贵、精神的肃穆、心灵的高远。更有一位援藏的朋友紧紧拥抱着我鼓惑我说,为什么那么害怕西藏?生命不是拿来享受的,生命是用来飞翔的。来吧,到西藏来吧,到了西藏,你才能真正成为你生命的主宰!这个时候,我是整个的让他给感化了。酒酣情醉之中,和着四十年的神往之情,一首回肠荡气、豪情激越的诗歌《西藏》从心中喷涌而出:
引用:
你的天好高好高――
再伟岸的野心
也遥不可及
只有最纯净的灵魂
才能触摸到
你神秘的云端

你的地好大好大――
再宽广的欲望
也盖不过你
只有最谦虚的胸怀
才能融会到/你神奇的土层

你的路好长好长――
再矫健的步伐
也走不到
只有最虔诚的膜拜
才能亲近到
你神圣的征程

啊,西藏――
一个不老的童话
一个永恒的梦幻……
今天,深藏于心四十年的梦想终于实现了,一只生命之鹰,终于可以在西藏的天地间展翅飞翔了。更壮观的是,这一次我们是九个人一起去西藏的――啊,明天,就是从明天开始,在西藏那美丽的天空上,人们就会看得到九只新的雄鹰自由翱翔的身影了。

祝福我们吧,西藏,我们来了!

附件

3_8-1-62-398_200303300042.jpg (129.81 KB)

2006-5-10 21:20

我们来了

3_8-1-62-398_200303300042.jpg

TOP

2、百里峡谷行
目前去西藏除了走青藏公路和川藏公路外,还有两条航线,多数人走的是坐飞机到拉萨,然后再去其他地方,而我们选择的是从成都这个西藏的“门槛”坐飞机到昌都邦达机场。邦达机场是世界上海拔最高的机场,海拔达4300多米。一进入西藏的土地,我们就看到了我们南方人平时根本看不到的景色:天空是那样的明净、清澈;阳光是最纯粹的阳光,白云是最纯粹的白云;而望不到边的崇山峻岭上那连绵的初雪,则好象是一条条雪白的哈达。一走下舷机,在欢迎的人群中,最引人注目的是康巴汉子那特别的笑容――在黑黑的脸庞中,那无遮无掩的笑容好象西藏的阳光一样灿烂,让你不得不怦然心动。

我们的第一站是林芝地区的察隅县。从机场到达察隅大概需要十个小时,要经过海拔4800多米的德姆拉山。开头走的是路陡弯急的盘山公路,虽然山路很险,又是第一次走进海拔那么高的高原,但由于景色非常美丽,大家非但毫无恐惧,反而心情十分舒畅,年轻人更是欢呼雀跃。车子前行几十公里后,多数人还是一样的精神抖擞,只有三两个团友有一点点高原反应,或是有些头疼,或是有点气急、胸闷、想呕吐,但过了大概一两个小时,就都没有什么问题了。这时候,有诗人情怀的团友告诉我们说,那一座座的高山,静如处子,象一个个打坐的和尚;一朵朵的白云,竟然丝纹不动地浮在天空上,更象一个个修炼深厚的高僧。大家仔细看去,都说还真有点象那么回事儿呢。

路上要经过著名的怒江。真是名不虚传,和它的名字一样,怒江总是翻滚着、奔腾着、咆哮着,从没有一刻的安静,一直显示出高原那典型的雄性。两岸是险峻的峭壁,象是在为怒江护卫,又象是在肃穆地对怒江行注目礼。正想着原来高原就是这个样子的时候,进入林芝地带的我们突然目瞪口呆起来。在我们的眼前,竟然不断叠印出只有江南才有的景色:满眼的绿意,满眼的葱茏;一片片高大苍翠的松林,一簇簇五彩斑斓的花草;还有那波光潋滟的大大的然乌湖。要不是我们颠簸在近三个小时车程的峡谷中,要不是两岸的山颠有一处处的皑皑初雪,我们谁也不敢想象自己是身处西藏高原之上!其实,如果你细心的注意一下,就会发现这里的树木花草都与江南的有一个明显的不同――雄性,就连那柔情婀娜的杨柳树,它的树干和枝桠也比南方的杨柳沧桑粗壮得多。

四辆越野车在狭小弯曲而坎坷的土路上颠簸了十个小时,先后接受了古玉乡和察隅县的献酒、献哈达的藏式礼仪后,我们终于来到了有西藏“小江南”之称的察隅县。

附件

2.jpg (75.55 KB)

2006-5-10 21:22

2、百里峡谷行

2.jpg

TOP

3、边境探秘游
到达察隅的第二天,我们一行驱车前往下察隅。下察隅与印度交界,是重要的边境。

说察隅是西藏的“小江南”,确实一点都不夸张。越往下察隅走,由于海拔越来越低,“江南”的味道就越浓厚。最让人印象深刻的是这里的原始森林,森林里最多的是那望不到边的高大挺拔的松树。其实这里几乎有着江南所有的植物,一些地方还可以栽种水稻、花生呢。更让人惊讶的是,我们还在山边发现了只有热带亚热带才有的野香蕉!动物也很多,据说有时候还可以看到黑熊。

我们顺着美丽的察隅河一直往下游走。察隅河是一条边境河,河水湍急得很,源源地流向印度的北方。两个多小时后,我们来到了中印边界。站在大山的这边,我们用肉眼就可以看到边境对面的民房和教堂,如果用望眼镜看,印度边境的情景就更加清楚了。由于目前中印的关系较稳定,边境显得格外的宁静。站在这优美安定的大山之中,你根本想象不到四十多年前,这里曾经发生过一场不小的战争。如果全世界的边境永远都象眼前的中印边境一样和平安详,那该多好啊。

我们今天最重要的节目,是要去探访一个神秘的群体――?人村。这是我们国家目前唯一的一个仍未识定民族的部落。?\人村只有一千四百多人,以前居住非常分散,这些年由政府投资建起了新村,让?人们集中住在一起。?\人最大的特点是女人们的双耳都要戴上大大的耳环,额头则戴上镂花的银饰。我们来到?人村的时候,正是农忙,人们大多出工去了。更不巧的是,一个山头发生了山火,村长也带着年轻人去了扑救山火,村里只留下一些老人和小孩,还有几个在民族文化村负责接待工作的人员。村庄建在半山腰上,全都是木屋,很有特色。村民们给我们端上了糯米酒、手抓饭,还有最有特色的烧鸡,席间自然少不了要唱歌敬酒,和藏族的风俗有些相似。饭后,扑救山火的村长阿鲁松才回来。阿鲁松可是个很有名气的人物,他曾是西藏自治区的政协委员,据说是全国唯一一个可以带着腰刀乘飞机的人,也是唯一一个可以带刀进入北京人民大会堂参加会议的人。阿鲁松文化水平不高,但却懂得很多知识,说话幽默风趣而富有哲理,还透出一点儿狡黠。他不仅普通话说得好,而且还可以讲上几句十分地道的英语。剃着光头,敦实的身材,腰间挎着一把两尺长的腰刀,在我们面前专门换上民族服装后,更让人一看到他就觉得是个活宝。

?人已经引起社会的注意,近几年来一些人类学家和社会学家专门到这里做了不少的研究。我们正在吃午饭的时候,竟然还进来了一个风尘仆仆的女孩子,她是来自上海的女大学生,已经在西藏独自走了一个多月了,今天是专门来?\人村搞社会调查的。这个“独行侠”的到来,不仅为这个本来就显得神秘的部落增加了更多的神秘,而且为我们这个旅行团增添了不少的情趣和话题。

附件

IMG_1425.JPG (389.01 KB)

2006-5-10 21:22

3、边境探秘游

IMG_1425.JPG

TOP

4、高原“耍坝子”
这天,主人别出心裁地请我们参加一个大型活动――“耍坝子”。

“耍坝子”也叫“过林卡”,是当地藏民的一种聚会方式,每逢节假日,或者有什么大小喜事,人们大多用这种方式来庆祝。有家庭或家族式的,有三五知己式的,也有大家一同参与的,相当于现在城市里许多年轻人喜欢玩的所谓“Party”。

这次选择的“坝子”是离县城三公里外的一片大大的松林平地。高大而密集的松林遮盖出非常舒适惬意的林荫,旁边是哗哗奔腾的察隅河,有许多知名和不知名的昆虫在周围飞行爬动,各种各样的小鸟则在我们的头顶鸣叫出一曲曲动听的奏鸣曲。人们在林子里支起大大小小的帐篷,准备了许许多多的食物,有香喷喷的牦牛肉、藏猪肉,有花生、黄豆、瓜子,有各种各样的水果,更多的是酥油茶、青稞酒、葡萄酒和啤酒。随着一段粗犷动听的藏族音乐响起,一群美丽的藏族姑娘唱起了优美的歌曲,跳起了优美的民族舞蹈,人们有的和着旋律打拍子,更多的人则加入队伍手舞足蹈起来,整个的坝子很快就洋溢起了欢乐的氛围。礼节性的序幕之后,大家很快就三五成群按照各自的兴趣爱好进行活动,有打扑克的,有唱歌跳舞的,有散淡聊天的,有互耍拳脚的。

因为有我们这些客人在这里,主人则将几十多个人集中在一起,共同玩起了击鼓传花的游戏。这种游戏其实来源于内地,因此形式与内容是一样的,但是这里人们玩的那种投入、那种疯狂却让我们叹为观止。尤其是主持人与主人相配合的那种狡猾而丝毫不露马脚的默契,更是让你佩服得五体投地。只要主人一个眼神,主持人虽然蒙着眼睛,但就是大都可以当“花”传到我们这些客人手上的时候,“鼓”就恰好停了,我们只好无奈地笑着把姑娘们斟上的酒喝掉。不能喝酒的,就唱一首歌,或是跳一个舞,也可以讲一个故事或笑话代替。喝的酒多了,一些年轻的团友才觉察出这里面有“阴谋”,于是就变着法子尽量将“花”传到主人们的手里,后来自己确实抵挡不住了,只好耍起赖来,一定要其中一个主人一起喝酒。主人们的酒量大得很,肚量也大得很,竟然从不推辞,好象总是嫌喝不够似的,一端碗子就将酒倒下去了。人们说高原有多高酒量就有多大,真是不假。那天我们都比平时多喝了不知多少倍的啤酒,而主人们就更是厉害了,据统计一般人都喝了半打以上,多的据说竟然喝了两打多!整个坝子里都是半醉的人,歌声、笑声、打闹声不断,有几个人好象觉得松树林也醉了,竟然紧紧抱着松树对饮起来,让姑娘们笑得直不起腰。这样一直持续到晚上八点多钟,人们才依依不舍地酩酊散去。这一天,我们是真真正正领略了西藏人的热情和豪放了。

回到酒店,朦胧的酒意还氤氲不绝,脑海里总是不断浮现这两天美好而特殊的经历和情景。我和衣半躺在床上,摸出手机,半个小时后,一首歌词《美丽的察隅》就向几个报刊的编辑发出去了:

“在那可爱的西藏高原/有一片神奇的土地/德木拉耸起了高高的脊梁/清水河流出了生命的旋律/这就是我们神奇的家乡啊/这就是我们美丽的察隅//在那可爱的西藏高原/有一片绿色的土地/大森林孕育出高原的江南/四季都收获着丰硕的果实/这就是我们绿色的家乡啊/这就是我们美丽的察隅//在那可爱的西藏高原/有一片温暖的土地/人们都那样的勤劳和勇敢/到处都洋溢着欢声和笑语/这就是我们温暖的家乡啊/这就是我们美丽的察隅。”

附件

IMG_1348.jpg (271.09 KB)

2006-5-10 21:23

4、高原“耍坝子”

IMG_1348.jpg

TOP

5、路过“香巴拉”
“香巴拉”是西藏古老传说中的极乐世界,有点像“世外桃源”和“香格里拉”。在从察隅到林芝八一镇的路上,我们更深切地感受到了西藏的神秘和圣洁,她的天之高远、水之静谧、山之神圣、人之虔诚,勾勒出西藏人的梦中家园――香巴拉。

从察隅出发到林芝所在地八一镇,需要走十二、三个小时。首先是要经过美丽的然乌湖。我们几乎是紧贴着然乌湖边走,湖中的倒影非常清晰,路上的汽车好象一直在湖里跑;而因为两岸的冰川、雪山、树林的倒影,汽车又似乎在一虚一实的山与湖之间行走。湖水是那样的平静,几乎是一张凝固的画,如果不是偶尔一两个鸟儿飞过,如果不是它们在水中嬉戏而划破水面的宁静,我们真不敢相信这是真实的景色。大自然的雄浑、壮观、优美、宁静、协调在这天色、水色、山色的默契中,就这样不期然地潜入了我们的性灵。

过了然乌湖,就进入了川藏公路中昌都与林芝的交界路段。与这一段道路相比,昌都往察隅的路虽然路面较宽敞,级别也高一些,但同样基本上都是在高峻的峡谷悬崖上走,更危险的是,这一段道路是世界上四大泥石流多发地段之一,许多人都视为畏途。一路上我们还可以看到几个地方前段时间下大雨造成的泥石流的痕迹。不少的路段,同车的女同胞根本不敢睁眼往下看,干脆闭起眼睛睡大觉。然而越是危险的地方,景色就越是特别、越是美丽,正所谓十里不同天,一山见四季,因此当男同胞为那些美景欢呼的时候,她们又都胆战心惊地睁开眼睛往外看,但随即又惊叫一声把眼睛给闭上了。只见车头正在悬崖的顶上,下面是百丈深渊,对面山上一泓瀑布似乎是从天而降,雪白的水珠,几乎就要打在汽车的挡风玻璃上了。心悸之余,更多的是惊叹――多么壮观!

沿途见到的车辆很少,而且多是运输车,很难见得到旅游车和旅游者。但令我们十分惊喜的是,我们开始发现朝圣者了!有单个人的,也有几个人一起的。穿着很简便,几乎没有行囊,手上戴着摩擦得比衣衫还沧桑的皮套,一路向西匍匐叩拜,那种专注、那份虔诚,确实让我们震撼不已。

一路上,除了道路比察隅险峻外,景色还是林芝地区那典型的“不是江南胜江南”的特点:蓝天、冰川、雪山、树林、江水、瀑布、牛羊……我们虽然是在三千多米海拔的峡谷上走,却基本没有缺氧的感觉,反倒有点感觉是在家乡广东境内旅行。就这样一直颠簸了十多个小时,正当我们昏昏欲睡的时候,司机突然把我们叫醒了――原来是到了远眺南迦巴瓦峰的最好地段了。南迦巴瓦峰意为“直刺天空的长矛”,是藏东南著名的神山之一,海拔7782米,高度虽仅列世界第15位,但有冰山之父的美称,且以其变幻莫测的气候和复杂险峻的山体结构而鲜有人敢去征服它,目前只有中日联合登山队在1992年上过山顶一次。它常年云雾缭绕,极少露出真面孔。我们专门停下车来,虔诚地祈祷能看到它美丽而神秘的面容。只可惜等了良久,它那头顶上的几朵白云还是紧紧的贴着不肯散去。无奈之下,我们只好失望地上车离开。刚刚走了一会,两个女团友突然同时惊叫起来,我们以为又是看到什么惊险的镜头了呢,原来是围绕在南迦巴瓦峰山顶的云朵竟奇迹般散开了。夕阳下的山峰金光灿灿,在蓝天中显得那样辉煌、那样神圣,我们全都惊呆了,而等到回过神来拍照时,那几朵白云却又慢慢的回到山顶上去了,让两个女同胞急得直剁脚。

傍晚时分,我们终于来到了林芝地区行政中心――八一镇。让我们根本没想到的是,古称工布的林芝,她的首府竟然是那么的年轻、现代。这个不到20万人口的城市是从1986年才开始兴建的,规划得很好,基本没有高楼,树木郁郁葱葱,一条长长的尼洋河在城边缓缓流过,衬托得八一镇更加的美丽、宁静。

因为时间的缘故,第二天我们只游览了八一镇附近的古柏保护区。这里的雅鲁藏布江柏木是西藏的特有品种,属国家二类保护植物,其中一棵最大的柏树王,胸径18米,树龄2500年以上,数中华之最。当地藏民把它当作神树来朝拜,树枝上挂满了五彩的风马幡,在微风的吹拂下,好象一段段飘动的彩虹,煞是好看。

我们在林芝只停留了一天的时间,大家都觉得很遗憾。因为我们知道这里有着全世界最长的峡谷雅鲁藏布江峡谷,有全国唯一没有开通公路的一个县――墨脱县――这个佛教净身圣地和世外桃源,还有古老而纯朴的少数民族门巴族、珞巴族……我们还知道权威人士推荐的《人一生要去的50个地方》赫然地写列有林芝的名字,知道一个叫麦克尔?阿卜杜拉的外国人曾经这样说过:“林芝是经得起细看的地方,风景总是在流动不歇,人文内涵更需要以年为单位的时间才捉摸得透。”,我们更知道西藏古老传说中的极乐世界、梦境中的家园“香巴拉”,据说就是在这个美丽地方的神秘深处!

附件

IMG_1196.JPG (429.78 KB)

2006-5-10 21:24

5、路过“香巴拉”

IMG_1196.JPG

TOP

6、神游“日光城”
从林芝八一镇到拉萨,走的还是川藏公路。这里的路比昌都和察隅到林芝的路好走得多了,但海拔也高了许多,要翻过海拔5020米的米拉山。越往前走,绿色就越少,然而在尼洋河两边长长的峡谷中,却十分顽强地保持着不间断的绿地,有一些地方还是不小的草原呢。然而毕竟是渐次走向藏北了,放眼望去,多是没有树木花草的高山,险峻得让人敬畏,沧桑得让人崇拜。如果说林芝地区是一个盛装的柔美女人的话,那拉萨这些藏北地区就是十足的阳刚男子汉了。

我们在拉萨市活动了两天。人们都说拉萨离太阳最近,所以是“日光城”。拉萨在藏文中为“圣地”、或“佛地”之意。确实名副其实,一进入拉萨,一种“佛”意就直向你所有的感官浸润而来,不管是看到的,还是听到的,无论是触摸到的,还是感到的,都似乎与“佛”有关。最震撼人心的,当然是那高耸入云的布达拉宫了。在我的感觉中,那雄踞中间的红宫,就象是西藏高原的太阳,而两旁的白宫,则是萦绕其间的两朵白云,一阴一阳,一刚一柔,在湛蓝的晴空下,显得是那么的鲜明、强烈,又是那么的协调、和谐。沿着高高的红山和圆圆的城郭,在一条长长的转经道上,永远是顺着时针方向行走的络绎不绝的朝拜人流,好象是一群群永不疲倦的候鸟,成群结队的围绕着布达拉宫飞翔,十分的庄严壮观。

如果又将布达拉宫比喻为月亮的话,那大昭寺、小昭寺就是两个亮丽的星星了。这确实是再确切不过的比喻。大、小昭寺分别是为了迎娶尼泊尔公主和文成公主而建造的,都与美丽的女人有关。与布达拉宫的粗犷豪放完全不同,大、小昭寺在适当保留了松赞干布时期的主体建筑风格外,更兼具了浓厚的尼泊尔和唐代的味道,线条丰满而流畅,色彩富丽而堂皇。

围绕着大昭寺,就是著名的八廓街了。它位于古城拉萨的中心,是拉萨市保持得最完整的古街道,是拉萨的宗教、经济、文化、民族手工业以至西藏的风土人情的集结地。八廓街呈圆形,仿佛是一座巨大的时钟,辉煌壮丽的大昭寺就在它的中轴。而在我看来,八廓街其实是大、小昭寺的长长的裙裾和美丽的佩带。自古以来,八廓街都是藏传佛教信徒朝拜大昭寺内的释加牟尼像的转经的最主要的线路,直至今天,同样还是每天都可以看见许多磕着三步等身长头的信徒来到这里虔诚朝拜佛祖。今天的八廓街已经成为拉萨一条最繁华的商业街,大、小昭寺多样的建筑风格,虔诚朝拜的信徒,琳琅满目的手工艺品,各种各样的中外游客,此起彼伏的叫卖声,弥漫在空中的藏香、酥油茶和各类食物的阵阵香味,使得这里显得既古老、又现代,既神秘、又开放,总是让人们在这里流连忘返,乐不思蜀。

晚上,一边欣赏一场原汁原味的大型西藏歌舞表演,一边整理一天的所见所闻所感,一边写出了一首《布达拉宫》:

“(一)巍峨耸立的红宫/是西藏高原的太阳――/高高的金塔红墙啊/给藏民的心中/照耀着永恒的灿烂的光芒//雄伟壮观的白宫/是西藏高原的云朵――/高高的银色白墙/为藏民的心中/唱出了圣洁的生命的赞歌。(二)抚摸着一段段斑驳的城墙/凝视着一个个辉煌的宫殿/我的思绪啊/好象一下子/接通了历史的时空――//经历了千年的风雨雷电/你灯火不灭、转轮不停/经历了千年的乱世沧桑/你朝拜不断、圣光永恒……”

附件

美丽的纳木错圣湖只可亲临,无可言传.jpg (144.92 KB)

2006-5-10 21:25

6、神游“日光城”

美丽的纳木错圣湖只可亲临,无可言传.jpg

TOP

7、纳木错之梦
引用:
你是最高大的母亲――
站在四千七百多米的高原之上
俯视大地

你是最宽厚的母亲――
躺在一千九百平方公里的湖中
滋润藏北

遥远的雪山
是你巍峨的头颅
好象正在述说
远古的历史

草原的牛羊
是你繁茂的子民
好象正在叩拜
无私的养育

拍岸的波浪
是你亲切的絮叨
好象正在重复
昨天的叮咛

飞翔的鸥鹰
是你忠实的信使
好象正在传送
明天的梦想

啊,纳木错
你亘古不变地繁衍着
这辽阔的西藏
我们该怎样回报
你永恒的情爱

你默默无言地守护着
这壮美的高原
我们该如何答谢
你浩荡的母恩
以上是这次西藏之行最后一站所写的诗歌《纳木错湖――高原之母》。这天天还未亮,大概凌晨5点钟的样子吧,我们带上干粮就上路了。走的是藏北方向的青藏公路,要走5个多小时,还要翻过海拔5200多米的那根山口。

纳木错藏语为“天湖”,湖面海拔4718米,东西长70多公里,南北宽30多公里,总面积1900多平方公里,是我国第二大咸水湖,也是世界上海拔最高的咸水湖。作为西藏著名的佛教圣地,纳木错也同样有着非常动人的故事。传说纳木错是释帝的女儿,是永宁地母12尊之一多吉贡扎玛的依所,故为地域神。又说:“上冈底斯为佛身之地,中纳木错是佛语之地,下札日山为佛意之地。”自古到今,这里一直没有间断过朝圣的香客。而西藏的湖与人一样都是有生肖的,纳木错属羊,因此藏历羊年转山转湖的香客更是络绎不绝。据传在羊年转湖念经一次,胜过平时朝礼转湖念经十万次,其福无量。

人们对纳木错湖各有各的的说法,其实是因为在不同的季节、不同的天气下,纳木错湖就会呈现出不同的样子,或矜持纯净、圣洁出尘,或高藐遥远、神秘莫测,或空旷寂静、诡异不端。而我们今天见到的纳木错湖,确是有生以来见到的最美丽、最洁净、最震撼心灵的湖!藏民和导游都告诉我们,一年中看见这种景象的机会并不多――感谢佛祖,我们的运气真好!看啊,湖水是那样的浩淼,是那样的湛蓝,在灿烂的阳光下,熠熠发亮,好象是浮在草原之上的一块巨大的液体翡翠;远处是高耸入云、终年积雪的念青唐古拉山,象一位沉静而睿智的老人,默默地看护着广袤的湖水和草原;一群群嬉戏的鸥鹰在湖面上上下翻飞,呦呦的叫声和着哗哗拍岸的波浪,给眼前脱世绝尘的宁静平和增添了一种怡人的动感与氛围。

凝视着纳木错这让人返老还童的绝世尤物,感受着这让人魂牵梦萦的旷世美景,我好象一下子回到了童年时代,迅疾地拾起几个扁扁的小石子,向湖里打出了一串串银色的“水漂漂”。这时候,我的身心似乎整个儿融化进了纳木错湖之中了,《纳木错――高原之母》中那一串串的诗句也从心里流泻而出。

附件

20060211193312.jpg (317.56 KB)

2006-5-10 21:28

高原之母

20060211193312.jpg

TOP

8、永远的西藏
说到这里,是时候回到本文开头的“题记”上来了。

以一个公民的名义,我和我的团友们以自己的亲身切入,揭开了所谓西藏是旅游禁地的神秘面纱。在这里我要告诉大家一个真实的西藏。高原和高海拔并不是到西藏最大的障碍,只要你没有心脏和脑血管方面的疾病,没有严重的呼吸系统的疾病,极大多数人都可以承受这里的高原反应,一般也只是觉得气紧一些而已,稍微重一点的,也就是在3500米海拔以上的地方可能会觉得头晕、胸闷、要呕吐,但过了三两个小时就自然会恢复正常。我们这次到达的最高海拔是5200米,除了需要跑前跑后做后勤服务的两三个青年人有一点反应外,多数人都基本没有什么大的反应。九天的时间,我们都很顺利的过来了,甚至还不断打破了领队兼导游的“老西藏”的许多忠告和禁忌,比如不要冲凉啦,不要洗头啦,不要喝酒啦,等等。刚进藏的第一碗满满的青稞酒,我们多数人就严格按照藏族的酒规三口一碗地一饮而尽,还说如果不是这样就对不起西藏呢。从到西藏的第一个晚上开始,我们非但没有禁酒、限酒,反而还比在广东喝得更加厉害,几乎是彻底放开来了。到拉萨的第二个晚上,由于是中组部和自治区组织部的领导宴请,我们一些团友一高兴,竟然喝了一斤的茅台,第二天早上一起来还说睡得特别的香!随队医生则总是劝我不要在西藏写文章,因为这里的脑耗氧量是内地的四倍,容易引发高原反应,但我却一直坚持每天写一千字左右,一路下来竟然写了一万多字,也不见得有什么问题。据西藏的朋友们说,我们一行之所以那么顺利圆满,大概有三大原因。一是身体素质棒,平时比较注意锻炼身体,肺活量较大;二是心理素质好,除了心平气和,还对西藏充满了真诚的向往;三是选择的旅行线路对,先到海拔低的地方,逐步适应后再往海拔高的地方走。当然,千万不要以为有这几条就可以麻痹大意了,如果生活不当、活动不当,也可能会出问题的。如果真的出现了问题,千万不要紧张。许多人的问题其实并不是出在身体上,而是出在心理上,心理一紧张,身体的机能就会紊乱,就会带来一系列问题,否则是不会有什么大事的。这些经验,本人愿意无偿奉献给有志去西藏的人们。



在我们看来,对西藏的恐惧是毫无道理的,西藏的高原反应问题,是被人们以偏概全、以点代面给误解和夸大了。尤其是竟然有人还把西藏说成是生命的禁区,与其说这是危言耸听,倒不如说这是对西藏的亵渎。反过来说,西藏是从本质的意义上渲染了生命的顽强、生命的坚韧、生命的意义。因此,我们完全可以这样说,西藏是旅游的胜地、人文的圣地、生命的高地,是人的一生必须去、也是完全可以去的地方。这就是我要告诉大家的一个真实的西藏。

以一个诗人的名义,我对西藏那特殊而神秘的人文和基本上还是原生态的环境有了切身的体会。西藏,以她的特殊文化而让人无限神往。永远捻着佛珠的喇嘛,永远转着摩尼轮的老人,风尘仆仆磕着长头而来的朝圣者,平实祥和地晒着太阳喝着酥油茶悠闲生活的藏民们,构成了一幅安定而宽松的社会生态风情画;西藏,以她的壮丽秀美而让人永远留恋。明媚的太阳下古朴神秘的寺庙,高高的雪山下滚滚流荡的江水,透明的空气下安详纯洁的眼神,冷峻雄浑的藏北,柔媚肥沃的藏南,构成了一幅原始而现代的自然生态风情画;西藏,以她是永恒家园而让人魂牵梦萦。正如李立伟先生在《人一生要去的50个地方》中所说,来到西藏的人,都有一种感觉,它让你的心灵如在故乡般和煦、熨帖。高原明净的阳光和空气,涤荡了你所有的心事和怅惘。无论你穿着汉服还是藏服,在这里都被还原为原初之子。这里既是故乡又是异乡,满足人们所有归来和出走的愿望。归来,是因为疲惫;出走,是以为安逸。这是一个可以一生重复的旅程,人在,旅程在,西藏在。在西藏的时候,我常常反思,有那么一段时间,我们曾经怎样地留恋于“与天斗,其乐无穷”,结果却斗来了更多的天灾;曾经怎样地沉迷于“与地斗,其乐无穷”,结果却斗来了更多的地患;曾经怎样地陶醉于“与人斗,其乐无穷”,结果却斗来了更多的人祸――人的心态、自然的生态被蹂躏得成了什么样子!就这样走着、看着、想着、写着,潜移默化间使身体得到了一次洗礼,心灵得到了一次净化,人生得到了一次历练,生命得到了一次真正的升华。



以一个官员的名义,我真实地触摸到了我们的援藏干部的精神与心跳,以及他们的生存状态。这里首先要感谢珠海中富集团,有了他们对西藏和援藏干部的真心关爱和付诸行动的支持,慷慨解囊为察隅县的建设捐资,我们才下定决心成行。其次要感谢我们尊敬的两位援藏干部侯奕斌、熊国熊。侯奕斌是第三批援藏干部,当时是到林芝地区的察隅县任县委副书记,去年回了中山任科技局局长。熊国熊则是第四批的援藏干部,正在任察隅县委书记;他前几年已经去了援疆在哈密地区任县委书记三年,这已经让我们很敬佩了,去年又主动请缨去西藏,是目前全国唯一的既援疆又援藏的一个干部,这样的行动就更让我们敬佩得到了崇拜的地步了。正是他们彻底地撩拨起了我们进藏的好奇心。试想一想,一般人一说到西藏就觉得可怕,认为那是一个禁地,何况要到那里去生活、去工作三年时间!要告别熟悉的岗位、告别温暖的家庭、告别舒适的生活,去到一个陌生的地方、一个无亲无故的地方、一个艰苦而又可能有生命危险的地方,这需要一种怎样的精神、一种怎样的决心、一种怎样的抱负和志向啊!对比之下,那些视西藏为畏途、视西藏为禁地的人,显得是多么的卑微、多么的可笑、多么的养尊处优!

我们的援藏干部,一律的精神抖擞、谈笑风生。其实,他们并不是一开始都能适应高原气候的,而是靠一种精神在支撑着。也有个别人一到拉萨就病倒了,要到医院去打点滴,但一等到病情好转,就马上赶到驻地开展工作。让我们更加感动和敬佩的,是接受任务去墨脱县任职的援藏干部。墨脱是全国目前唯一没有开通公路的县,并不是技术和资金问题,而是因为这里是全世界四大泥石流多发地区之一,随时随地都会发生泥石流,开通了也基本没有意义。这样,要进入墨脱县就只有徒步,翻山越岭要走三天两夜,陡峭危险自不必说,还不知道什么时候什么地方会遇上泥石流,还会遇到各类的野兽,包括黑熊。援藏干部们除了要做好分管的工作之外,一个重要的任务,就是千方百计找资金、找项目,几乎长期在那危险四伏的峡谷中颠簸,在那空气稀薄的高原上行走。我在这里不想过多的去渲染援藏干部们所面对的困难和危险――有的还为西藏的建设献出了宝贵的生命,有志于去援藏的年轻人,建议找到广东省拍摄的一个专题电视片《雪域丹心》看一看,或者上网看一看一个曾经援藏的湖南人陈德平个人出资办的全国唯一的“援藏网”,一定会让你深深感动,一定会让你受到不少启迪。




我们的援藏干部,一律的与当地的藏汉人民感情深厚、情同手足。尤其是对已经离开察隅近一年时间的侯奕斌,藏民们更是亲密无间,左一个“侯书记”右一个“侯书记”地叫个不停,让人眼热得不行。而对我们这些援藏干部的同事和朋友们,当地人也十分的热情和尊敬。说实话,我们已经好长好长时间没有感受到这种真正出自内心的火热而淳朴的情感了。

我们的援藏干部,一律的都政绩赫赫、成果斐然。一路上,我们都很清楚的看到,凡是有援藏干部的地方,变化和进步都很快。一条条道路修出来了,一个个学校盖起来了,一座座桥梁架起来了,一幢幢住房建起来了;失学的孩子回到学校读书了,缺医少药的藏民有医疗保障了,多年的水患兽患给整治住了……不少地方甚至比广东一些落后地区的变化还要大。怪不得我们的援藏干部那么的有威信、那么的受欢迎,我们到处都听得到藏民们亲切而自豪地称他们是高原的雄鹰。为此,也因着这一段时间对援藏干部出自内心的敬佩之情,我写出了《高原雄鹰――致援藏干部》一诗:



“离开了温馨的家庭/告别了可爱的家乡/你变成一只矫健的雄鹰/在西藏高原辽阔的天空/振翅翱翔//虽然没有文成公主和亲的困苦/虽然没有昭君出塞的孤寂悲壮/你的心灵/却如同布达拉宫上空的阳光般辉煌/你的精神却如同高山上的白雪般纯洁和高尚//早已习惯了糌粑的粗糙朴实/早已习惯了酥油的特殊芳香/而奔涌的血液/已经深深融进/西藏那热切的心房/滋润这大地越来越肥沃/滋润那牛羊越来越肥壮//已是一个标准的西藏人――/你有高原人那爽朗的话腔/已是一个典型的高原人――/你有西藏人那黝黑的脸膛/你是一个永远的西藏高原人啊――/走过的山路变成了康庄大道/走过的山村一天天奔向希望//飞翔吧,高原的雄鹰!/愿你生命的飞翔/永远像珠穆朗玛峰一样的崇高昂扬/愿你生命的飞翔/永远像雅鲁藏布江一样的源远流长。”




时间过得真快,九天的西藏之行,眨眼间就结束了。然而,我却一直还处于一种莫名其妙的亢奋之中,处于一种半醉半醒的梦幻之中。我想,我与西藏是没有离别的,我与西藏是没有距离的,我与西藏是没有结束的。西藏,已经融进我的血液里,已经融进我的记忆里,成为我生命的一部分,成为我永恒的梦幻、永恒的期待、永恒的向往。

啊,西藏,我心中的西藏、我永远的西藏啊!



  2005年6月10――19日
  中山――西藏

附件

014n.jpg (428.15 KB)

2006-5-10 21:29

8、永远的西藏

014n.jpg

TOP

lz辛苦了  占个沙发先

TOP

那些藏羊的毛 怎么够跟粘上去似的

TOP

被宋丹丹hao的

TOP